非典型論述:扁王朝的崛起與敗亡(林濁水)

出版時間:2008/09/25

洗錢案以轟動國際的方式宣告了扁王朝的覆亡,830成了群眾向他告別的儀式,他頻頻南巡,只是最後掙扎已不足為患。
噩夢已遠且對王朝興亡做個回顧。
民進黨使命是替被壓迫者拼出頭天,秉本土、主權、弱勢、民主、改革等核心價值,建黨之初全面支援勞工、農民、婦女、原住民等等社會運動,積極發動獨立運動,堅決反金權,追求憲政改造。

遠離綠營核心價值

台灣之子的名號道盡綠營扁曾如何地萬眾寵愛在一身,但在狂飆年代他對綠營核心價值除了反金權外,有如異數地全沒興趣;是貧戶出身,但社會群眾運動他全都閃。
目前許多獨派人士可笑地認定愛台就要挺扁,但直到2004年他一再扯台獨運動後腿;認同本土?創辦律師事務所名華夏正是他價值世界的告白。
為建新國家,當年民進黨認真辦憲政體制和大陸政策會議,他一概冷淡,說當市長去視察小學廁所比較重要。
其他綠營領袖為社會、獨立、憲政、文化諸多核心議題奔波時,當立委的他只相中反金權訴求全力揭弊。
這選擇使他最不具宏觀和前瞻視野,但反而大受主流媒體改革派的歡迎,媒體的價值觀是:群眾街頭運動無非暴民行徑;台獨份子及制憲主張全是毒蛇猛獸;但他們反對威權和貪腐。
反金權主題他如開山祖師創造了如今由邱毅延續下來的亂槍打鳥揭弊風,也如同邱毅,以揭弊英雄姿影佔盡主流媒體版面,形塑無比巨大光環成為領袖,選揭弊英雄 做領袖豈非傑出調查局長當總統最好?但他真反金權嗎?
民眾支持他追求權力是要讓他以權力為工具去實踐改革;他則倒過來把價值理念當成追求權力的工具,自己在美國有豪宅,卻高唱愛鄉土和清廉的最高道德標準攻擊宋楚瑜置產美國;當選後搜括無數錢財,大部分洗到國外,一部分用來部署金權王朝,他金庫就等於國民黨黨產。和人民期望相反,在他,道德和價值是騙權力的工具,不是要實踐的目標。
真相揭穿,赫然發現他距民進黨各項核心價值全如此遙遠!
有的人太恨壓迫者,所以認為揭弊者最偉大;又由於他光環巨大,人民又太渴望打倒壓迫者於是選擇價值觀和自己最不像,而和統治者更像的扁做領袖—這正是悲哀地遍在各地的「後殖民現象」—他們反抗外來政權,但他們領袖的價值觀正是外來政權的複製!貧民出身,但他價值認同和民進黨主流的中下階層大異其趣;先是小布爾喬亞;當總統後更進一步飛向金字塔頂端,陶醉在統治階級的價值世界中。
「拜訪」常是領袖宣示價值認同的儀式:蔣經國做過共產黨,喜歡拜訪民間友人;謝長廷主張弱勢,優先拜訪療養院一類機構;扁當元首則立刻密集拜訪舊壓迫者的元老、軍頭、財團、宗教領袖,甚至血腥特務頭子,只要是位居統治高層他有拜訪而無類,以宣示他新的階級歸屬。治國時在後殖民價值觀支配下他崇奉蕭江等舊統治集團人士為國師,並貶低自己屬下,如陳博志、林信義等傑出官員,迫他們離開政府。

無暇參與本土關懷

在主流中力爭上游的意志無比堅強,成長過程中無暇積極參與社會公益和本土關懷,靠吳淑珍主導他才決定擔任黃信介辯護律師,走上政壇,然後夫妻一人掌權,一人無比貪婪地斂財,再回頭讓他花錢鞏固權力。說成也吳淑珍,敗也吳淑珍不算過分。
靠他後殖民價值觀的英明才有政權輪替?正相反,被壓迫者主張的本土、社會正義、改革、民主、甚至台獨顛覆了壓迫者主導的價值,而藍軍則既貪腐又分裂,輪替已是歷史的必然,群眾卻沒有自信;反認為唯擁戴最像舊壓迫者的他才有希望,結果出現權力上是台灣之子,價值是舊壓迫者之子的總統,然後造成自我的潰敗,於是我們得承認縱使台獨已成多數,人民真正的主體性猶待建立!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