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論述:陳水扁 朱高正 羅文嘉(林濁水)

出版時間:2009/02/26
羅文嘉拋下同黨周柏雅,轉而支持綠黨。圖為羅現身民進黨中常會。方萬民攝
羅文嘉拋下同黨周柏雅,轉而支持綠黨。圖為羅現身民進黨中常會。方萬民攝

羅文嘉丟開自己同黨候選人周柏雅跑到綠黨候選人記者會公開表示他那一票要投給他,紮實地給周迎頭重擊,因為羅既是周的競選總部副主委,還是民進黨在大安區曾拿最高票的立委候選人,因此他的大動作令熟悉台北大安區選情的人大喚驚奇,更令人驚奇的是他說他這樣做原因是他支持綠黨理念,換句話說等於周在環保上是不及格的,但事實上周最被稱道的正是在綠色環保生態議題上的堅持在整個議會中名列前茅。

朱高正為理念改變

撇開這些令人驚奇帶來的疑問,也撇開坊間認為羅是基於怕周因選民對李慶安的反感和馬政府的失望而拿到可以把自己選舉時獲得的選票比下去的成績,以致對他聲望大傷,所以透過手段予以拉低,就如當年施明德選議長時,扁親信張晉城跑票,以免施當選後,地位高於陳市長一樣的揣測。且真的相信羅是因採取超高標準的綠色理念以至於無法接受民進黨候選人吧,那麼我就真心的建議羅慎重考慮參加綠黨。
這樣建議是因我不把羅周事件當做是單一的選舉事件或周、羅之間的個人恩怨,而是當做涉及黨的民主政治運作的基本原則的事件。
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是理念合則留,理念不合則去,這也是政黨倫理和幫派倫理的核心性的差別。因此,一個人從政理念和參加政黨都自始至終一以貫之,當然最理想,對選民也最符合誠信原則,不過如果基於自由思辨後理念一旦改變,參加另一個政黨,對昔日同黨同志,固然在情誼上令人感傷,但在理念上既已非同志,便也只有分道揚鑣,才符合民主政黨組織原則,也才對選民誠實負責。
1990年代,朱高正曾是台灣第一戰艦,為民進黨立下汗馬苦勞,後來又組社會民主黨,又加入新黨,使得民進黨在情感上十分受傷,被視為變色龍、叛徒,不可信任,但我當時雖為民進黨惋惜失去頭號戰艦,卻也獨排眾議,認為他的作法符合民主政治的原則,接受香港著名雜誌訪問時,我大談他在理念和政黨認同上的理性感性衝突問題。去年,我進一步把這樣的理念寫進我的書中,並拿他和陳水扁比較,認為朱忠於理念而改變政黨認同是一種誠實負責的行為;相反的,陳水扁宣布四不一沒有,放棄了台獨做為政治的終極目標,甚至認為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卻留在台獨黨民進黨中,還宣布四不一沒有或逆向鼓動台獨冒進主義,烽火外交破壞台灣的國際外交,大大傷害台灣台獨運動,才是應受批判的。

不要學習阿扁作法

扁過去的形象一向被認為在黨內是站在距離社會運動最遠的一端,形象並不漂亮,因此如今羅既挺綠黨的候選人以拉開了自己和扁系的距離,把正面形象推給小黨綠黨和自己;並謊稱自己要票投綠黨是因民進黨違背自已中常會支持綠黨的決議,把負面形象留給自己的黨;還留在大黨民進黨中,為扁系和自己爭利益,台南縣長提名,拚命力挺陳唐山,不顧陳若出線,民進黨在選舉時會因難擺脫被扁綁架的陰影而讓所有縣市候選人連帶受傷。這樣在外在形象拉開與扁距離,在密室權力運作上又全力擁扁,表裡不一的作法雖在扁身上常見,短期也常能佔到便宜,但時間一長,信用破壞,扁因此覆亡,羅還年輕,還是不學的好。
最後,幫派雖不講理念,卻要講情義,兄弟要相挺,如今如此重擊周,根本不把周當弟兄,簡直連幫派的倫理都違背了。
做為扁的愛將,羅能力自然不錯,過去努力經營社會形象,也頗有成效,又有年輕的本錢,縱不為民主政治,不為黨著想,只為自己長遠前途考量,扁荒唐的作法還是不要學太多的好。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