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價值 擴大結盟(羅文嘉)

出版時間:2009/02/27

歷史有時很精采,有時也很悲涼;許多在不正常年代,因為種種理由的受害者,在許多年情勢轉變後,他們不自覺也變成另一個,以同樣方式,對待別人的加害者。看這樣的歷史故事,總讓人感慨很多,但發生在自己身邊,除了感慨之外,多了幾分無奈。
林濁水兄近來對我個人的攻擊,不正是採用當年,民進黨內對十一寇圍剿,所使用的貼標籤和動機揣測模式嗎?這對討論問題無濟於事,也只會助長惡質的政治鬥爭文化。不過,我倒是願意利用機會,談談我的理念和民進黨的未來走向。

實踐進步價值路線

先談近期大安區的補選問題,我自始至終主張,在如此艱困的選區,民進黨要採用不同的思維,結合其他力量,甚至支持其他社會團體人選;這樣的觀點,不是要求民進黨短期的贏,而是要建立民進黨與其他團體平等合作的開始,另一方面,也在確立並實踐民進黨的進步價值路線,這是求民進黨和台灣的長期利益。
黨的決策過程中,有無接受這樣觀點;有無對綠黨正式表達支持其人選;以及有無變卦情事;一點都不難釐清。這點不能模糊,也應還我一個公道。而作為黨的中常委,我的發言有所不宜,也該自我檢討。然而這些都不是最重要,民進黨今天的問題是,我們的方向和價值在哪裡?除動人的口號外,具體實踐又是什麼?
這就是路線的問題,民進黨大敗之後,所剩不多,難道不該好好檢討路線和實踐嗎?如果我們認為綠黨的價值主張是對的,我們就該讓民進黨也堅持和實踐這樣的路線;如果認為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路線是對的,我們就該努力讓民進黨也走這樣的路;絕非說,如果你們認同那些價值,那就離開民進黨,去參加那些政黨吧。更何況對環保、教育、文化、弱勢、性別、階級等議題的重視,本來就是民進黨揭櫫的理想,我看不出民進黨和綠黨理念有何不同;但是民進黨需要的是,把這些理念變成信仰、變成行動,而不是只是工具運用。
過去八年執政給我們的經驗和反省是:當理念價值與權力競逐衝突時,權力至上的思考邏輯,總是佔據上風;我們常給自己的說法是:當權力都沒有了,還談什麼理念;但是當我們有了權力之後呢?卻又常常繼續為下一次的權力,犧牲理念;於是不知不覺中,唯權力思考成為我們的靈魂,不斷鞏固擴大權力,成為我們每日的作息。

放棄現存霸權心態

記取這樣的教訓,再次在野的民進黨,應該採取兩項作法:第一、在野結盟:結合所有在野,反對國民黨的力量,共同對抗國民黨;民進黨可以在主權議題上跟台聯和本土社團合作,也可以在環境議題上跟綠黨合作;這樣的結盟,民進黨不是非當老大不可,更不是主從的附屬關係,而是建立在理念共存、目標一致上;更直接一點說,民進黨必須放棄現存的霸權心態。
第二、中間偏左:對於環保、文化、教育、弱勢、性別、階級等進步議題和價值,路線必須清楚,這些價值必須是我們的信仰和實踐,不是只是工具利用,更不應該讓權力思考邏輯,凌駕、取代一切。
其實,若果真我們在乎這些理念,並且將其內化為己身信仰,我們看待眼前議題的高度,就不只是從一個政黨的思維來想;因為政黨本身不是目的,實現政治理念,才是政黨存在的價值。民進黨是有歷史條件,展現大開大闔的決心和行動的。合作才有機會,黨內如此,面對社會更須如此。

作者為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前主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