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災 該追究不負責的選舉文化(陳婉真)

出版時間:2009/08/10
政府沒有災害防救專責機構,易陷權責互相推諉窘境。圖為台南義消搶救災民。王志弘攝
政府沒有災害防救專責機構,易陷權責互相推諉窘境。圖為台南義消搶救災民。王志弘攝

八七水災50周年、921大地震10周年的今天,南台灣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災,在各級政府都還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災民被困、電視媒體終於承擔起部分社會責任,充當救災通報窗口之際,官員開始互推責任……,看到這樣的鏡頭,令本人更加痛心疾首。

本人在921大地震時擔任南投縣政府社會局局長,親身從事救災及重建工作兩年。災後利用還擔任國大代表之便,特地到美國考察北嶺(North Ridge)大地震災後重建情形,對於美國災害防救體系深感興趣,特別向他們要了一堆資料,回國後我興沖沖的拿著好不容易帶回來的資料到921震災災後重建委員會,分別找當時的主任委員黃榮村及副主任委員郭清江,建議他們一定要記取921大災難的教訓,仿效美國成立災害防救專責機構,結果沒下文。

應設消防災害防救署

我不死心多次向中央官員建議,所得到的回應一律是:「重建相關問題,請找921重建推動委員會!」彼此互踢皮球;內政部擬訂災害防救法時,南投縣府也曾給予建議,但都未獲採納。
美國的災害防救體系簡言之是在聯邦政府設立一個緊急救難總署(簡稱 FEMA)的專責機構,各州政府也有相對應的專責機構,舉凡地震、森林大火、海水倒灌、種族暴亂、聖嬰現象……等非戰爭引起的災害,全由這個機構處理,超過州政府能力所能處理的,就由聯邦的FEMA接手,權責分明,不會有人推諉塞責。反觀我們在921大地震之後訂定的《災害防救法》,雖然規定其主管機關是內政部,但又將各種不同災害分屬各相關部會,例如交通事故屬交通部,而最離譜的是,該法第3條中規定,風災之預防應變權屬內政部;水災屬經濟部;土石流災害則屬農委會,試問這次因為颱風造成的水災及土石流三種災害都有,處理水災的經濟部在哪裡?土石流的農委會又在哪裡?
更離譜的是,依照同法第6條及第7條的規定,行政院設災害防救會報,且正副召集人分別由行政院院長及副院長兼任,並規定:「行政院設災害防救委員會,置主任委員一人,由副院長兼任」層級拉得這麼高,然而遍查行政院組織法或行政院的網站,都找不到災害防救委員會,更遑論設置專職人員!
第7條也規定:為執行災害防救業務,內政部應設置消防及災害防救署。同樣,在《內政部組織法》及內政部網站也都找不到這樣的組織存在。

權責亂分致互推責任

權責亂分致互推責任
《災害防救法》是在921的第2年7月公布實施,立法之初是由於精省導致921災後處理一團亂,事實上也是導致2000年總統大選中國國民黨失去政權的原因之一,民進黨政府雖引以為戒趕緊立法,立法過程卻既草率又拒絕聽取救災重建第一線公務員的意見;更不可原諒的是,9年來雖經多次修正,事實上只要稍肯用點心的人都知道沒有專責機構,而且胡亂細分主管機關,必定導致互相推諉,窒礙難行的窘境。果然,在這次的水災中問題就來了。
擔任過地方政府主管的官員都知道,所謂的救災指揮中心都是颱風警報一來,大家各就各位行禮如儀,真正遇到災害來了,多半就如這次一樣不知所措,造成多少無辜生命的平白犧牲。這次屏東災情就是好例子。
台灣這幾年來所謂政黨政治演變迄今,無論那個政黨都一樣,所有施政只有一個目標:為4年後的選舉鋪路!從未見哪一個政黨真正用心推動一些長治久安的政策,以致決策過程草率而粗暴,《災害防救法》便是如此,本人以當年921災區過來人的心情,在這次災難過後再度提出呼籲,請政府立刻修改《災害防救法》,讓類似苦難永遠不要再在台灣發生。

作者曾任南投縣社會局長、彰化縣新聞處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