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婉拒熱比婭訪台

出版時間:2009/09/25

熱比婭的紀錄片《愛的十個條件》應該放映,因為那是表意自由;可是允許熱比婭訪台就需要三思了。
民間閃靈樂團主唱Freddy,前天在華府邀請熱比婭12月間訪台,熱表示同意。從國家利益的現實主義觀點來看,政府最好婉拒給她簽證。
准予放影片,和准許她來台是不同的兩回事。影片是澳洲拍的紀錄片,參加影展是民間的文化活動,沒有強烈的政治指涉,中國抗議是粗暴干涉台灣內政,欺人太甚。但是准許她入台則有強烈的高政治意涵,具有挑釁的意味,與現在政府的友中政策牴觸,殊無必要搬磚砸腳。
熱比婭又不同於達賴。達賴是世界級的政教領袖,具有廣大的影響力,過去來台多次,在台灣有很多的信眾;與各界菁英、意見領袖都有交情,包括馬總統。達賴反對西藏獨立的和平主義理念,受到舉世的推崇。熱比婭也沒主張疆獨,只強調維吾爾人的人權就受到中國的迫害,但她沒有達賴那樣宗教領袖的身分,來分散她的政治角色色彩。

她與台灣素無關聯

更關鍵的是她與台灣素無關聯,此時此刻突然邀她來台只有一個政治目的,就是挑釁中國,並給馬及國民黨政府穿小鞋。我們希望以後在適當時刻政府可以歡迎她來台灣訪問。
人權、主權和國家利益是我們考量的三大標準。婉拒給熱比婭簽證無關人權;基於國家利益的計算,婉拒也是主權的表現;而考慮國家利益,她的來訪確實會破壞馬政府與中國改善關係的努力。
剛讓達賴來,又立刻讓熱比婭來,時間上如此靠近,就是擺明了給中國難堪,有這個必要嗎?勇氣的表達要用在刀口上,要獲得最大邊際效益,不必在小事上暴虎馮河,浪費勇氣。台灣對中國是以小事大,須以智慧對治,身段柔軟,彈性十足;所有在強權夾縫中成功生存的小國都如此。歷史對小國的教訓是「切勿橫挑強梁」,對強鄰的策略都是「進一步,退兩步」,迂迴達到自己的利益與目標。
表達台灣主體性的途徑很多,直接對抗只是其一,有時不是最好的選擇,我們必須學會一手硬、一手軟的彈性戰術。
最重要的是,馬當局必須清楚說明,婉拒熱比婭來不是基於北京的好惡,而是基於對台灣國家利益的現實主義估算。馬兩岸政策的任何議題,都必須基於這項唯一的思考。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