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島青年逐夢(顏子傑)

出版時間:2009/09/30
博弈公投未過,對澎湖來說是另一個嶄新的開始。圖為反賭聯盟高興勝利歡呼。資料照片
博弈公投未過,對澎湖來說是另一個嶄新的開始。圖為反賭聯盟高興勝利歡呼。資料照片

還記得在一場餐會中,一位關心澎湖未來發展的長輩告訴我們,要勇敢的將屬於「澎湖之子」的旗幟舉起,帶著知識與使命號召菊島青年回饋家鄉,我相信我們已經踏出了第一步。

9月26日這天對於澎湖這塊土地上的青年來說,絕對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日子。回想起博弈公投前,我們號召了超過200位的學子、社青回鄉投下「反對票」;當時支持的一方卻是表現出不以為然、不可置信的態度。然而,青年帶著他們的父母、親戚朋友一起用手中的選票,要告訴這群長期霸佔澎湖政商關係、對青年學子絲毫不過問的長輩們說:「你們都錯了!」

反賭勝利是另一開始

近年來由於政治生態的惡性循環導致,多數的青年對於公共事務的參與是冷漠的。我們恐怕無法透過精準的數字去解釋這次公投澎湖青年所產生的影響力,但從筆者觀察中發現,許多過去只可能在農曆年召開的國、高中同學會竟然能在這幾日舉行,在在的證明了透過這個議題喚醒了他們對於家鄉的關懷,也見證了網路動員將成為新一世代的重要選舉工具。這群反賭聯盟背後的無名英雄,其實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透過他們在校園中的學習:對家鄉多一點建議、多一點監督、多一點實踐。
舉例來說,澎湖縣政府每每公開表達沒錢蓋基礎建設、推廣觀光發展。從98年度的離島建設基金中,達3800萬元的預算核定數由旅遊局來執行,包含「觀光產業淡季輔導推廣」。而在即將進入旅遊淡季的10月,我們卻還看不到有任何教育旅遊業者的計劃,僅見到菊島電影登陸中國播放、香港踩線團的訊息。另外,建設基金年度補助達4億餘元多數用於文化推廣,56項補助計劃中基礎建設卻屈指可數。我們不禁要問,是哪兒出了問題?
其次,在發展觀光過程中,縣府始終沒有一套「完整規劃與配套」才是屢屢推動政策失敗的關鍵因素。站上岸邊觀海亭眺望湛藍海水,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整排的「消波塊」;供遊客漫步、媲美歐洲河岸的木棧道卻搭配惡臭撲鼻、浮滿油漬的骯髒港區;欲發展風力能源興建「風車公園」,卻只見八隻風車,孤單的豎立在中屯永安橋畔;原先規劃成為生鮮魚市的「菊島之星」,早已淪為名產販賣處與市區的中正路商圈瓜分生意;爭取中央補助3000萬元打造的仙人掌公園,目前仍是荒草一片。難道這些基礎觀光建設,需要等到財團「六百億」的奧援之後才能完成?
最後,當這1萬7000多的澎湖人民選擇了這樣的嶄新價值──反賭的勝利並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被視為雜牌軍的反賭聯盟應當重新組織,將這其中認同你們的年輕朋友集結,未來定期下鄉協助社區進行再造工作、進行對珍貴海洋資源的維護,並鼓勵更多學成子弟願意回鄉投入政府機構、教育界、旅遊產業等,讓澎湖注入新血。3年後才可能再一次感動澎湖鄉親,將賭場棄之於海上明珠之外。

回鄉貢獻讓島亮起來

當飛機從跑道起飛,看著窗外景色依舊的美麗島嶼,帶著勝利的微笑離開卻少了一點雀躍。曾被支持一方批判為「外來者」、「旅台」的我們,也應當深切自省。
我相信過不久的將來,我們必定會帶著堅定的腳步降落在「菊島」,帶著專業回鄉貢獻所學,讓這塊島嶼在我們青年的手上亮起來!

作者為澎湖居民、台灣大學政研所碩士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