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弟生前最後一句話「媽媽我不要打疫苗」

出版時間:2009/12/25
慟思愛兒
劉小弟母親(左)昨思及兒子生前說「我不要打疫苗」時,泣不成聲;劉父神情凝重。陳為坐攝
慟思愛兒 劉小弟母親(左)昨思及兒子生前說「我不要打疫苗」時,泣不成聲;劉父神情凝重。陳為坐攝

【曾雪蒨、鄧玉瑩╱台中報導】「媽媽,我不要打那個疫苗,為什麼妳要幫我簽同意書?」這是打新流感疫苗一個月後死亡的七歲劉姓男童,生前告訴媽媽的最後一句話;檢方昨強制解剖劉童,劉母思及愛兒,泣不成聲,劉父沉重但嚴正地說:「相信司法,但不希望解剖結果是為衛生署作背書。」

H1N1新流感

劉童父母昨天首度在媒體前露面,劉母淚流不止、不斷彎腰拜託:「他受的苦已經夠多了,希望大家不要打擾他,讓他順利圓滿的離開。」
疲憊又傷心的劉父說,檢方三天前突然打電話給他說「我要解剖你孩子大體釐清死因」,隔日凌晨零時就到他家訊問到凌晨二時三十分,前天下午再馬拉松式問訊兩小時,接著就突然通知昨天下午要強制解剖孩子大體,「我們不是犯人,為什麼孩子走了,還要像犯人一樣被密集長時間的質問?」

解剖大體求真相

原拒絕解剖兒子遺體的劉父強調,他無奈接受同意解剖,只是期待檢方能找出兒子的死因、釐清兒子的死跟疫苗有沒有關係,他身為婦產科醫師,鼓勵自己孩子甚至看診孕婦接種疫苗,但認同公共衛生政策卻讓自己的孩子喪命,「如果政府對疫苗安全真有信心,為什麼要叫家長填同意書背書,讓配合政策的人下場至此!」
劉父要口口聲聲說疫苗安全的小兒科醫師跟衛生署官員「不要再昧著良心」,並要衛生署說清楚疫苗可能的致死率,即使是百萬分之一都要說清楚。
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佞如昨會同法醫、劉童父母、台中榮總病理科主任王約翰解剖劉童遺體,男童父母昨天下午一時三十分陪同孩子大體,進入台中榮總殯儀館解剖室,解剖時間超過五小時,是一般正常解剖至多一個半小時的三倍多。檢方採集血液、內臟等檢體,分成兩份,一份送法醫研究所化驗,一份冰存,家屬未來可能將檢體送往美國檢驗。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