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路牛步 上學搭流籠

農作物運不出 欲哭無淚

出版時間:2010/08/06

【連線報導】「風災已過1年,我們還在搭流籠進出!」八八風災讓災區山崩路毀、橋樑中斷,支離破碎的道路迄今未修復,山區部落成了一座座「隔離島」,孩子上下學得仰賴流籠這個唯一的「交通工具」,但雨一下、溪水暴漲,不是學不能上、就是家回不了;居民賴以為生的作物運不出去,中斷的,不只是部落的交通、更是孩子的求學路和居民的生路。

山區道路交通復原進度緩慢,簡易的便道一遇雨就斷,居民下山採買民生物資,動輒要徒步負重走上3、4公里;高縣桃源鄉復興、拉芙蘭、梅山鄉,5月梅雨季曾交通中斷達一周之久,收成的紅肉李運不出去,居民欲哭無淚,拉芙蘭村民顏淑貞苦著臉說:「一年才收成一次,路斷就沒有收入,損失50~60萬元。」
孩子們上學更是每天都在搏命。因便橋時通時斷,布農族的桃源鄉美蘭部落內12戶人家自行出資搭建的簡易流籠,部落內就讀興中國小的學童,每天清晨由家長接送到岸邊,再由在對岸的師長接送上學。
布農族孩子是天生勇士,搭流籠渡溪不見懼色,小二的余明忠遇《蘋果》記者天真的問:「你是來幫我們修橋嗎?」但負責接送學生的興中國小工友謝銘傑每天都提心吊膽,直說:「萬一出問題,誰也承擔不起。」

12座橋樑零重建

桃源鄉鄉民代表余猛無奈地說:「1年了也習慣了,只能把籃子設計安全一點,拉的時候小心一點。」興中國小校長蕭興宗說,有時會視天候讓學生提早返家,再於暑假加強輔導。桃源國中校長謝忠保曾和老師背著書本步行上山為學生授課,謝忠保說:「路能斷,學生課業不能斷。」
余猛痛批政府重建進度緩慢,「不知便橋能撐多久,流籠還是不敢拆。」高縣原民處長谷縱表示,已請專業廠商規劃設計吊橋,希望盡速恢復部落交通。
北市議員簡余晏、台南市議員王定宇等人昨公布阿里山災區斷橋紀錄片,阿里山新美部落的鄒族原住民也是同樣處境,居民楊佩珍哽咽說:「政府只搭便橋、逢雨就壞,不知政府在做什麼。」
高縣那瑪夏鄉南沙魯村重建會執行長打亥痛批,台20線、台21線路基毀了小林村到民生村間的12座橋,至今重建進度是零,懷疑是政府故意不修建,「要讓我們遷到山下的永久屋,把原住民當猴子耍。」而台21線甲仙鄉小林往那瑪夏的河床便道還須繞行小林獻肚山,形成奪命髮夾彎,今年1~3月間發生三起重大車禍、造成4人死亡。

以校為家桃源國中學生因上學路易斷,學生有時得在校打地舖過夜。
以校為家桃源國中學生因上學路易斷,學生有時得在校打地舖過夜。

13處上月又坍塌

公路總局第三養護工程處副處長林清洲表示,南橫公路台20線桃源鄉勤和至復興段,及台21線小林至南沙魯段,6月底已完成規劃路廓選線招標工程,預計2年後完工。
此外,上月26日連日豪雨,16處受損坍塌道路橋樑中,就有13處是八八風災的災害路段。公路總局長吳盟分表示,現豪雨量是往年2倍以上,導致搶通便道便橋容易沖毀坍塌,但已改用抗災能力高的搶通工法,「再給我們2個月,未來遇豪雨將不會再有孤島了。」
中華民國土木技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余烈痛批,為搶通災害道路的臨時性工法抗災能力非常低,政府太僵化,沒把民眾最基本行的需求放在心上,才會抱著依法行政發包慢慢做永久性重建,「若當時發布緊急命令馬上動工做永久性工程,早就都快完工了,政府太無能、沒魄力。」

修復路遙災後一年,南橫公路部分路段因嚴重毀損,預定要到2012年底才能修復。劉智維攝
修復路遙災後一年,南橫公路部分路段因嚴重毀損,預定要到2012年底才能修復。劉智維攝

高縣山區道路、橋樑在風災後受損嚴重,公路單位以涵管搭設河床便橋,但遇雨即毀。
高縣山區道路、橋樑在風災後受損嚴重,公路單位以涵管搭設河床便橋,但遇雨即毀。

八八風災重創山區道路,台21線小林隧道洞口已被土石掩埋。劉智維攝
八八風災重創山區道路,台21線小林隧道洞口已被土石掩埋。劉智維攝

重要橋樑道路修復進度

資料來源:公路總局第三養護工程處、台東工務段、關山工務段、屏東縣政府工務處


八八風災搶通 上月遇豪雨又坍方路段

資料來源:公路總局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