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陸離的國際棒球場 (黃國洲)

出版時間:2010/09/03

屋漏逢雨,桃園機場不斷出包,國人莫不引以為恥。身為台灣最主要的「國際」機場,無異國家門面,怎可貽笑外人?台灣公共建設的品質,原本就令人不敢恭維,冠上「國際」二字,洋人面前「出洋相」,更使國人難忍受。
今年三月道奇訪台,道奇隊國際部主任李維斯直言,天母球場的設備比美國初中學校的球場還差!報載台北市政府趕緊亡羊補牢,斥資數百萬整修,勉強粉墨登場。天母球場原是「社區型」球場,遭人訕笑情有可原;若是標榜國際級的新球場仍不思長進,可不是「簡單疏失」四個字就可交代過去。
距桃園國際機場不遠處,一座台灣最新的球場在前年底啟用—桃園國際棒球場。這座球場號稱北台灣最具規模、也最符合國際標準,然而,落成後不僅未改善其他球場為人詬病的老問題,如排水不良、座位視野受阻、燈光角度不佳、停車位太少……,最嚴重的是方位根本不對,完全違反建造棒球場的基本常識。
英文有個耐人尋味的字southpaw(南掌),意指左撇子,不少專家學者認為這個字源自棒球:早期棒球場坐向(當時無夜間照明,多半在下午比賽),為避免本壘後方觀眾西曬及打者直視陽光,均採坐西面東,左投手的慣用手(掌)朝向「南」方,因而得名。
或許因球迷不斷增加,觀眾席逐漸擴向外野;照明設備進步也使夜場比賽增多。球場坐向開始易位,但萬變不離其宗:絕對不能朝向太陽西下方位(不同地方的日落方位會隨季節變化),以免打者與主審受干擾,午場比賽無法進行(緯度高的球場夏季白天更長,晚場開打時仍有日照)。

球場設計違背專業

桃園國際棒球場連同隔鄰的副球場方位均為坐東(偏東南)朝西(偏西北),左投手登板,「南掌」變「北爪」,逢午場比賽,打者遭三振主審亂判球,可能都是「太陽惹的禍」,坐在一壘觀眾席的球迷也別忘了戴副墨鏡及擦防曬乳。如此荒謬的「國際」球場,簡直滑天下之大稽,救濟之道呢?除拆除重建,別無他法。
匪夷所思違背專業的國際球場究竟是誰設計的?又是哪個單位所督造?其實,追蹤球場建案的來龍去脈,原本主球場的方位是坐南朝北,但球場南邊的文興路過於狹窄,官員希望大門可以面向大馬路,因而變更設計。真是奇怪!有誰規定球場的大門進入後一定在本壘板後方,難不成還請地理師看過風水?
網路閒逛,見到幾張桃園國際棒球場黃昏時候的照片,攝影者讚道:球場夕陽,美到不行!定睛細瞧,一輪紅日正落在外野正中央的計分板下,不禁驚呼:日落錯位,實在不行!
作者為棒球文字工作者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