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猴」拼業績 下海假戲真做

出版時間:2010/09/06
從事徵信工作的謝智博,最常做的就是在車上跟監拍攝。黃揚明攝
從事徵信工作的謝智博,最常做的就是在車上跟監拍攝。黃揚明攝

我小學時父母離婚,我爸長年在外經商,我和奶奶相依為命。6年前讀大二時,因為打工賺錢荒廢學業遭退學;退伍後,我到中壢中原大學附近擺攤賣雞排,一天進帳3000~5000元,這是我第一次創業,但半年後餐車不翼而飛,只好另外找工作。我在報上看到一家徵信社要人,我很好奇,去應徵,沒想到人生從此截然不同。

主管勒索害婦燒炭

徵信業信奉「有圖有真相」,只要拍到照片,故事可以自己編。有一名已婚中年男子懷疑年輕的情婦劈腿,我跟監了一陣子,發現她根本沒有別的對象,但是我的組長出歪主意,要我追求她,為了求表現,我配合演出,還被委託人找人海扁一頓,但我還是和那女人交往了好一陣子。
我是真的愛上她,後來決定對她坦白,我記得那天在台中老虎城對面的停車場,她知道真相後哭得很傷心,我們從此斷了聯絡,這是我最痛苦的案子。
不久後,有一個少婦委託調查先生有沒有外遇,我的組長原本承諾幾萬元就辦到好,但拍到照片後獅子大開口,表示要捉姦就要再拿20萬元,少婦沒錢,當天不歡而散。
我以為這個案子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過幾天我向組長問起那個少婦,他竟然輕描淡寫地說:「隔天她燒炭自殺,不知道死了沒。」講得好像跟自己沒有半點關係,比對路邊的死狗還不如。
經過這件事,我決定自立門戶,3年前,我成為全台最年輕的徵信社老闆。徵信社處理的是人性最醜陋的一面,曾有前輩說:「徵信業就像馬桶,客戶急的時候需要你、求你,用完就嫌你臭。」自己開業後,客戶哭窮我就心軟,甚至賠錢接案,但客戶永遠覺得我賺很大,結案就翻臉不認人,我才知道前輩說的沒錯,讓我對人性疑神疑鬼,後來我錢存夠了,就很少接案。

當義工彌補荒唐事

為了彌補過去的荒唐,半年前,我假日就到流浪狗收容中心當義工,並參加義消,這個月將重回學校從大一開始讀起。我覺得做徵信業有很多痛苦,但也快速提升人生歷練;看了那麼多事,讓我更明白,一定要懂得珍惜需要珍惜的人。記者黃揚明採訪整理

謝智博 26歲

家庭:未婚
學歷:東海大學政治系肄業
現職:徵信社負責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