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落懸崖的公視(馮賢賢)

出版時間:2010/09/24

去年底,公視進行電視募款。我帶著主管在節目現場接電話。有觀眾說,王建民還不算,公視才是台灣的驕傲。另一位失業觀眾說,他很擔心公視經費不足,量力捐出200元。今年7月的電視募款中,我向觀眾報告,公視的老闆不是政府,不是資本家。公視屬於國民全體,獨立自主不受干涉,觀眾才是我們的老闆;不論1萬元或100元的觀眾捐款,我們同樣珍惜。說完後電話滿線,觀眾的心和我們連在一起,使得在景氣寒冬的那次募款總額竟超出目標3倍。

我在公視服務12年多,確實感受到,現在公視觀眾的好評大增。從我出任總經理以來,給觀眾更好的節目服務品質,一直是我推動內部改革的指導原則。商業台用廉價聳動的方式刺激收視率,並配合老闆的政商利益做節目操作,不能算善盡社會責任,但他們至少努力做到節目好看。公視過去有些節目政治正確,但沉悶無趣,與社會脫節,內部卻往往以曲高和寡為由,長期流失觀眾而不求改善。

創佳績有目共睹

當然,公視節目的好看,必須有文化內涵且資訊周延公正。台灣媒體環境惡劣,多數媒體受政商利益甚至國外資金控制。若沒有獨立且專業的媒體監督有權勢者,民主政治不可能有效運行,公民權益缺乏保障。公視如不能得到廣大觀眾喜愛,並善用資源為公眾創造最大利益,如何能自稱「屬於國民全體」的清流呢?
在我任內,公視的觀眾成長超過60%,去年金鐘獎得獎率創58%的歷史新高,各項績效指標大幅提升,最近又有國外電視台首度洽購節目創意版權。公視留言版上觀眾說,「這幾年的公共電視,真的好好看,很用心教育民眾,更重要的是監督政府!」
就在今年金鐘名單揭曉、公視入圍高達60項的同一時間,增補董事所掌握的董事會突然將總經理與執行副總解聘。解聘理由是,質疑我「在空間規劃案上沒有根據合法董事會決議」,但我依法執行董事會決議,從未違失。又說我「反對公視與華視資源合併運用的優先性」,但公華整合的決策權在董事會,我從未擅做主張。
今年董事會進行的全國性調查顯示,觀眾對公視的喜愛度高達93%,董事會卻在解聘新聞稿中指責我的員工滿意度低。實際上,不論工會或董事會進行的調查,不滿意度都只佔全體員工的百分之30幾,再者,公視總經理的績效考核,應看觀眾滿意度與實質經營成果,還是少數員工好惡?董事會是否迷航了?
公視不僅節目變好看,財務績效也是空前。在景氣最壞的一年,自籌款收入創歷史新高,且成長率達55%。兩年內自有資金多出近六億,還增加了近千小時的新製節目。我們掃除積弊、開源節流,努力看好納稅人的每一分錢,沒有辜負公眾付託,但董事會顯然標準不同。

董事長侵人事權

有人說,你們不是「自己人」,理應知難而退。是的,我不是任何政治人物的「自己人」。立委叫我們停節目,我們沒答應。新聞局叫我們跟央廣、中央社討論如何配合花博報導,我們婉謝了。大埔農民陷入困境,我們最先報導。在眾多媒體負責人向政商勢力靠攏的傳統中,我們是傻瓜與孤鳥。但堅持專業經營,守護公共利益,不就是公視該有的態度嗎?董事會的決議,是否意味著公視現在「掌握社會脈動、反映觀眾心聲、公正超然、追求創新、嚴守財務紀律」的經營路線將被否定,同時宣告官大拳頭大的時代開始?
我個人的考核早在今年3月即經董事會通過。公視監事會也已認定目前董事會的人事公告無效。總經理被解聘的消息發布後,公視董事長陳勝福立即違反《公視法》,侵犯總經理的人事權,直接調動一二級主管,造成人人自危。公視董事會目前的運作,是否「斧鑿斑斑,紊亂體制」,且漠視觀眾、背離民意、有違公視使命,令人憂心。

作者為公視總經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