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孤老 正義遲未來

向日討公道敗訴定讞 渴望一句「道歉」

出版時間:2010/10/04
85歲的滿妹阿嬤靠幫警察洗衣服為生。她手上的是警察公仔。
85歲的滿妹阿嬤靠幫警察洗衣服為生。她手上的是警察公仔。

不容歷史盡成灰,不信公理喚不回。台灣目前還有14名慰安婦,以生命見證日本政府的迫害。長期輔導慰安婦的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教授洪素珍說,如果要說遺憾,阿嬤們最不甘心的,應該是「這輩子等不到日本政府的一句道歉。」

婦女救援基金會從1992年接受申訴,確認有58名台籍慰安婦,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日本軍隊性迫害;後來有9名阿嬤勇敢出面控告日本政府,要求道歉及每人300萬元台幣的賠償。但包括台灣在內的各國慰安婦控訴案,都遭到日本法院判決敗訴定讞。
法律正義求而不得,慰安婦日漸凋零。當年的58名慰安婦,目前只剩下14人,年紀最長的90歲、最年輕的80歲;今年迄今,已有4名慰安婦阿嬤過世。

市場賣涼飲 想望旅遊

今年90歲的小桃阿嬤,被日軍抓去當慰安婦時,才入學台南女中2個月,人生從此變調。台灣光復回台結婚後,因慰安婦的過往,讓她無法生育,「婆婆一直唸,就分開了。」阿嬤澹然地說,如今她在屏東麟洛果菜市場,靠賣椰子水和冷飲為生。白天有左右鄰居攤位同業陪她聊天;晚上大家都回家了,小桃阿嬤獨居在市場鐵皮屋內,抽著菸、看電視,度過一個個夜晚。
「妳心裡有怨恨嗎?」小桃阿嬤說:「會啊!怎麼不會?被人家欺負,當然會有怨恨。」但她強調,「日本也有好人。」原來日本有個民間組織友人YOKO,會定期來台和阿嬤們聚會,培養出深厚的異國友誼。
談起這輩子有什麼未了心願,小桃阿嬤說:「我想和其她阿嬤們一起去澎湖的七美看一看,聽說那裡因為曾有7個美人,所以叫『七美』。」但她的椰子攤月租1萬元,每天營收不定,「有時一天做200元生意。」光靠這樣辛苦賺錢,不知何時才能存夠錢去看看七美的風景。

婚姻不順遂 洗衣為生

家住竹縣新埔的滿妹阿嬤,今年85歲,她長年幫當地警察洗衣服為生,22年如一日,迄今每天仍幫2名警察洗衣服、1個月賺5千元。儘管收入不豐、生活不好,因YOKO上次稱讚她穿的一件外套很漂亮,她還特地到新埔街上買了件外套,準備下次聚會時送給YOKO。
滿妹是客家人,但她不但精通日語,講起國、台語,也是標準得很。大多數慰安婦阿嬤的婚姻,走得並不順遂。滿妹回台結婚,丈夫知道她曾當過慰安婦後,夫妻感情大變,不久丈夫過世,她就獨自生活到現在,還領養了現年19歲的孫子。
原本菸癮很大、1天要抽3包菸的滿妹,毅力過人。去年2月中風後,她聽從醫師建議戒菸,從此沒再抽過一根菸;身體復元後,每天照樣到街上派出所拿衣服回家洗。
小桃與滿妹的一生,是大多數慰安婦的人生縮影。「慰安婦」是她們孤老以終的宿命關鍵,日本政府欠她們的,豈只是「道歉」兩字。記者章倩萍

90歲的小桃阿嬤獨居在鐵皮屋內,她的願望是和姊妹淘一起去澎湖七美旅遊。趙元彬攝
90歲的小桃阿嬤獨居在鐵皮屋內,她的願望是和姊妹淘一起去澎湖七美旅遊。趙元彬攝

日軍強徵婦女 提供性服務

二次大戰期間,日本政府結合官、軍、憲、警、業者,欺騙、誘拐或強迫徵集各地女子,為日軍提供「性服務」。據史料估計,戰時日軍在亞洲各地遍設「慰安所」,徵用日、韓、台和中國、東南亞等佔領地的「慰安婦」,人數可能多達30萬人。

台籍慰安婦大事紀

◎1992年
˙日眾議院前議員伊東秀在防衛廳圖書館,發現1942年日本的台灣軍司令,徵召50名「慰安土人」到婆羅州服務
˙婦援會成立申訴專線並推動政府組成「台灣慰安婦專案小組」,經訪查確認有58名婦人,在戰時遭日軍性侵害
◎1996年
12名原住民阿嬤,確認曾被迫當日軍的慰安婦
◎1998年
9名台籍慰安婦控告日本政府,要求道歉、賠償每人台幣300萬元
◎2005年
東京最高法院宣判台籍慰安婦敗訴定讞
◎2006年~迄今
每年8月15日、日本二戰投降的終戰日前後,婦媛會與慰安婦阿嬤們都會到日本交流協會抗議
註:台、韓、菲、中等國共提出10起訴訟,全遭日本法院以「超過追溯時效」、「國家無答責」等理由判決敗訴
資料來源:婦女救援金基會

《蘋果》潛望鏡專版,每周一推出 希望探索社會底層、挖掘問題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