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流浪貓 老本散盡不後悔

出版時間:2010/10/11
在台韓籍人士崔智映為了照顧流浪貓,耗盡心力和錢財,毫不後悔。周頌德攝
在台韓籍人士崔智映為了照顧流浪貓,耗盡心力和錢財,毫不後悔。周頌德攝

我是韓國人,住在台灣二十年了,我希望我死時閉眼沒有遺憾,因為要為自己過人生很容易,只要順著欲望走就可以了,但要為別人或別的生命過人生很難,我希望我能做得到。

十年男友因此分手

我國中時就會找同學去孤兒院和老人院服務,即使最後只剩我一個人、即使要洗像山一樣高的髒衣服,我卻很快樂;就像我現在為流浪貓做事,即使散盡老本五百萬元,也沒時間陪交往十年的男友,我們因此分手,又無法待在媽媽身邊,我都不後悔。
從讀政大起,我就開始照顧流浪貓、狗,畢業後進入LG台北分公司工作。這個工作外人看來很好,辦公室又在世貿國際會議中心,但十年來我卻是每天趕回家為殘障貓擠尿、清理便便的貓奴。
剛開始我不特別愛貓,大概十年前我去市場買菜時,聽到攤販桌下有小貓叫聲,老闆找到貓咪後就塞給我,我在半強迫的情形下陷入貓咪世界。我成立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負責街貓結紮回放和送養,三年前因無法兼顧工作,就辭職了,兩年多前開了家寵物用品店,今年又成立獸醫院。
我做這些不是為了成就,是因為有太多貓要照顧;原本協會固定的送養地點被收回,我只好開店,用櫥窗來展示送養貓,而為了找到和自己理想一樣的醫生,就成立獸醫院。

救回病貓最大快樂

我曾照顧一隻瞎眼又有弓漿蟲的貓「閃閃」,牠病得很重,醫師建議讓牠安樂死,但我不聽,花了八個月,每天和志工睡眠不足地照顧牠,每月花費七、八千塊,硬是把牠從鬼門關前拉回來,終於讓牠健康地被領養,這種事會讓我高興很久。
貓咪的事從來沒打倒我,但讓我想放棄一切回韓國的,是人!幾個月前協會捐款帳號被盜版網路賣家冒用,我是負責人,就被控告、上銬偵訊,我快嚇死了,還被限制出境,本來答應媽媽要回韓國看她的承諾也做不到,在她逼問下我才說出真相,當時我們隔著電話痛哭。
如果撿到阿拉丁神燈,我最希望今年去世的貓LuLu能活過來,牠體弱多病,才活六年;第二,我希望我年輕時就學會寵物美容,能為貓狗做更多事;最後我希望因為我的堅持而深深傷害的人,像媽媽和前男友,願他們中樂透。雖然協會缺錢,但我還可以努力募款,媽媽和前男友較需要樂透,因為我無法給他們一個理想的女兒和完美的女友。
記者劉燕美採訪整理

崔智映

年齡:38歲
學歷:政治大學外交系畢業
家庭:未婚
學歷: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理事長
資料來源:崔智映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