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看到日本社會不義 哈日族幻滅

出版時間:2011/06/11
炯霖
京都立命館大學返台留學生
炯霖 京都立命館大學返台留學生

Q:當年念高職,怎會想赴日念大學?

A:我從小不愛讀書,國一迷上日劇,崇拜偶像,哈日哈到想變日本人。高二到日本玩,看到電車駛進百貨公司,對從沒離開台南的我是非常高科技的未來城。我開始自學日文,想到日本念書。那時念汽修科,反正不愛讀書,為了打工存錢到日本,我轉念夜校。父母原以為我高中都念不完,現在竟想念大學,很高興。
來到日本,真覺得是烏托邦。後來念社會系,看到電視置入性行銷,播哪菜好吃、衣服漂亮,鼓勵大家去消費,剛好課上到媒體如何洗腦,鼓勵大家走向消費社會,才知社會結構跟我想的不一樣,我好痛苦。後來3個日本人被伊拉克抓去當人質,看周遭朋友毫不關心,我第一次感覺這社會好冷漠,跟台灣不同。

Q:怎會哈日哈到跑去反核?

A:畢業後,我進大阪一家公司賣化學藥劑。那時日本爆發抗爭。原來上關核電廠要蓋在山口縣上關町的半島尖端,本州這邊居民3千人都贊成;但離島4公里的祝島剛好正對核電廠,居民在這片海域捕魚,堅決反對,可是只有5百人,於是有工程,居民就開船出海擋。 大學時,我就去過幾次祝島,居民擋核電廠已擋了25年,等於從我出生就開始,從此,祝島一直在我心裡。
2009年,核電廠要填海造路,祝島人又出海擋,開始有日本各地來的年輕人組獨木舟隊幫忙,看他們住帳篷,每天輪番上陣,一個獨木舟擋在幾千噸工程船前,像片小葉子,畫面真的很震撼,我第一次想成為運動者。後來工作之餘,我跟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到處辦活動,放祝島紀錄片。去年,聽到核四要插燃料棒,民國100年商轉,我覺得應回台參與反核,就辭工作回來。
有次我們又到神戶一家氣功道場放映《貢寮,你好嗎?》老闆是對老夫妻,看完很感慨,給我一篇核電配管技士平井憲夫生前口述的文字,談在核電廠如何忍受輻射被曝,倉皇工作。平井看著下面工人一個個得癌症,後來也罹癌,於97年過世。
我讀過大量核電資料都紙上談兵,當看到平井現場實際操作的看法,才發現所謂理論的安全都假的,尤其95%工人都是漁夫農民。去年11月,我將文章譯成中文放網路,造成轟動,許多人說這是假的,想不到幾個月後,福島核災發生。

Q:你的哈日幻滅了嗎?

A:之前我哈日,是喜歡流行文化,嚮往一種連續劇式的夢幻生活;後來才知道許多東西都是在精密商業利益考量下被創造出來的。長期被日本媒體封鎖的反核運動更證明這個事實。
我的哈日或許已幻滅,因我不再盲無目的的「哈」。我懷念以前住過的京都悠閒風光,跟我一起打工過的大阪人的逗趣,懷念在祝島遇上的阿婆阿公、一起辦活動的夥伴。但我也厭惡日本威權社會下的不公義,想跟以前的夥伴站在一起,挑戰威權,創造出一種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