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 我們需要「一部」反跟追糾纏法 (官曉薇)

出版時間:2011/07/20

《蘋果日報》記者王煒博因跟拍名人遭警察以《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9條第2款處以罰鍰,因而認為該禁止跟追他人的規範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並侵害其採訪自由,聲請大法官解釋。大法官極少見的於今年6月16日召開憲法法庭進行辯論審理,筆者在憲法法庭開庭當日於旁聽席聆聽雙方之論證與大法官之提問,發現法庭中的參與者,包括聽審的大法官與雙方出庭之代理人,都忽視了「反跟追糾纏法」(Anti-stalking Law)的重要性。
儘管內政部指出我國《社維法》第89條第2款所規定的「無正當理由而跟追他人,經勸阻不聽者」就是其他歐美國家的反跟追糾纏法,且主張該條的立法目的之一是為了保障婦女人身安全,但內政部本身對於本條的構成要件和程序,沒有統一且具有說服力的說法,也提不出數據評估該法就婦女人身安全的保障是否有具體的成效。筆者以為,內政部將本條之「十六字箴言」等同歐美國家經過社會討論及立法審議而訂定的一整部「有定義、有要件、有程序」的反跟追糾纏法例相提並論,實在是將台灣自我淪落為落後國家的法治規格。

《社維法》不足規範

會發生跟追糾纏的原因很廣泛,行為態樣也很多樣,如網路的跟蹤(cyberstalking)、或網路資料的駭入、電話的騷擾、簡訊的騷擾、盯梢等等;然而,儘管這些行為呈現很多不同的樣貌,這些行為造成被害人的恐懼和厭惡感卻是一樣的,被跟追者的生活有如身陷監獄一般,失去隱私與自由。有些跟追者會有暴力傾向,所以明白拒斥他或報警可能會觸怒他進而採取更激烈的行為。因此,跟追糾纏可能是暴力犯罪的前部曲,但是對隱私、行動及言論自由、身體、財產等權利卻都已經造成了實害。準此以言,對於跟追糾纏我們一方面要制止,一方面要懲罰,也要能夠防止造成更大的傷害。由此觀之,我們《社維法》只有「跟追經勸阻不聽」的要件,實在難以涵蓋跟追糾纏的態樣和違法內涵,除此之外,僅有3千元以下之罰鍰規定也無法防止、預防、及懲罰帶有暴力威脅可能的跟追糾纏。
況且,不光只有名人會被跟追,且跟追糾纏者也往往不是「以跟追為業」的徵信社從業人員或記者。根據美國法務部在2009年所公布的一份報告指出,約每1千個美國人當中有14個人在受調查的1年內受到過跟追糾纏,而受到跟追糾纏的人當中有46%每星期都受到騷擾,甚至有11%的被害者受跟追糾纏長達5年以上,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此種惡行的嚴重性,以及對被害人的生活所造成的困擾。這個報告也指出,高達3/4的被害者與跟追糾纏者認識,只有11%的跟追糾纏發生在完全不認識的人之間,超過30%的跟追糾纏發生在曾有親密關係的伴侶之間。這個調查報告顯示,女性有比男性更高比率的風險成為跟追糾纏的被害者,但美國的案例顯示通報警察的案件性別比卻是男女相去不遠。這顯示就跟追糾纏而言,人人有可能是被害者。
基於跟追糾纏之嚴重性而言,筆者認為確實有規範的必要,但是從跟追糾纏的性質來看,這個惡行的規範顯然不是一條《社維法》第89條即足以處理的,也不應如現行法這樣置於一部包山包海、目的模糊且充滿不明確規範的《社會秩序維護法》中。就如同性騷擾的概念一樣,跟追糾纏的違法意識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現階段我國法制對於跟追糾纏的認識仍非常模糊,經由大法官將過度簡化、不明確且有侵害人民權利之虞的《社維法》宣告違憲,進而要求立法機關制定反跟追糾纏法,並把形成法意識的過程交給民主及公民社會之互動和討論,制定一部經過民間及政府充分討論審議的反跟追糾纏法,對跟追糾纏的定義、立法目的、主管機關、程序規定等都應詳加規定,恐怕才是解決之道。

作者為台北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美國賓州大學法學博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