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專家 披著白袍的騙子(堤耶利.黎波)

出版時間:2011/09/30

3月份日本核災,東電和日本政府在「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策略指導下,盡可能隱匿資訊、不讓民眾知情。令人不安的是,原本以揭露真相為職志的學者,卻變成掩蓋事實的幫兇,積極幫政府粉飾太平。福島醫科大學副校長山下俊一教授,正是推銷核災無害的「知識權威」。

9月中旬山下教授在福島醫科大學召開首屆核災國際研討會,主要目標是「提供合宜建議,化解福島居民的焦慮……對福島縣居民的健康進行外部評估,給擔憂不已的母親一個交代。」車諾比事件發生25周年,驀然回首,「輻射恐慌是自己嚇自己」的說法又回來了。這些科學家宣稱:放射線不是問題,害怕輻射才是毛病。

宣稱放射線非問題

主辦人山下俊一,身兼福島縣輻射安全顧問。他以長崎原爆倖存者第二代的身分,向民眾推廣「輻射無害」論:「多微笑,輻射就傷害不了你……假如你愁眉苦臉,放射線反而會對你造成不良影響,這在動物身上已經獲得實驗證實。」
會議說明稿寫得很清楚:「福島的災情加重,原因無他:資訊混淆而已。來自不同管道的消息內容紛歧,其中有些毫無根據。我們有必要統一窗口,針對輻射影響只發布正確而科學的資訊。」

基金會撒錢掩真相

研討會以福島為題,卻禁止一般民眾與核災受難者參加。儘管會議可透過網路收看,這些專家仍得以在不受打擾的狀況下,按原定劇本演出。
號稱國際專家齊聚的研討會,獨漏兩位學者。一位是小出裕章,京都大學核反應爐研究所教授,他曾說「不管幾歲,放射線暴露對人體的影響,都沒有門檻劑量這回事」。另一位兒玉龍彥,東大放射線中心主任,在眾議院報告時曾激動指摘日本政府在處理核災時的疏失。
福島會議副主持人、國際原子能總署貢薩雷斯,則曾在世衛大會表示:「車諾比核災造成了31人死亡,和2千個可避免的甲狀腺癌在兒童身上發生。直到今日,國際上仍沒有確切證據證明車諾比輻射對健康的影響。」研討會的科學客觀性如何,可想而知。
這次會議背後的金主「日本財團」(Nippon Foundation)基金會,在1962年創立,創辦人笹川良一便是備受爭議的人物。他在二次大戰後被指控為戰犯,但未被定罪。1974年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時,妄稱自己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法西斯主義者」。
該基金會擁護大日本主義,不介意運用學術暴力。他們曾對研究日本史的法國學者進行訴訟攻擊,也利用學術言論掩蓋歷史真相,特別是關於發動戰爭、南京大屠殺、以及太平洋戰爭時期的性奴隸問題。
福島縣政府從秋天起,對全縣居民展開問卷調查,了解3月11日起兩個禮拜內居民的每日活動與飲食。朝日新聞寫道:「這項研究將超越過去多年針對長崎廣島受害者所作的調查,珍貴處在於它包含體內被曝的研究。」調查結果不對外公開,保存在福島醫科大學資料庫三十年。
據稱,調查目的是「對福島縣居民健康進行長期追蹤,以平息焦慮,讓民眾健康獲得保障,不再無謂擔憂。」弔詭的是,結論早已擺出:「福島事件對民眾的健康衝擊極小……先前研究得知,每年十幾毫西弗的暴露量,對健康的影響尚且觀察不到」,輻射影響研究所主任大久保利晃說,「跟這種劑量相比,甚至抽菸的危害更大;若進行疏散,所引發的焦慮恐怕也比輻射來得嚴重。」

視福島百姓為芻狗

發起健康調查的山下俊一和福島醫科大學,對居民的暴露劑量都一副拍胸脯保證「每小時100微西弗以下,對健康絕對無害」。這個劑量相當於每年876毫西弗,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規定的最高值是1毫西弗,美、德核工人劑量也只能接受到20毫西弗。「專家」山下教授在三月份核災爆發時持這個說法,兩個月後又改口為100毫西弗。反正天地不仁,以福島百姓為芻狗?

(Thierry Ribault)
作者為法國國家科學研究院經濟學家,本文由法國現代中國研究中心台北分部蘇威任、彭保羅編譯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