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版的科學貴族(鄭愁予)

出版時間:2012/01/11

清末民初的時候,舉國知識界尋求救亡興國之策,喊出了口號:科學救國!小學教科書中就有居里夫人的故事,自然科學探索宇宙奧祕引人入勝,生命科學可以濟世活人,與當時西洋教會興辦的西醫學堂相得益彰;科學的定義是與宗教的真理等同,年輕的科學學子出洋留學,是家庭寵兒;有了一些成就的科學人才是社會表率;成為一位科學家,他的情操必定是與神職教士一樣的純淨,有毋庸置疑的崇高。

民國之後,科學家受到更多的重視,特別是獲得諾貝爾榮譽的科學家,成為貴族中的貴族,即使是一般的科學家也是如此。無論是那個地區,科學家從國外回來,必定受到元首的寵邀款待,猶如款待外國的皇室一般。以揚振寧博士為例,70年代, 正值大陸文化大革命慘烈進行之際,楊氏獲特權從美國回中國訪問探親,得到熱烈的歡迎。楊氏回美向美國華僑界發表令人不可置信的對文革的讚揚,使華僑界在媒體上紛紛表示遺憾,封楊氏為「四大無恥」之首。
當前也有一批蹲在中央研究院中的科學老貴族,因為是貴族院士,也不免是inbreeding,結幫成為台獨魔咒的吹鼓手,可憐他們拋頭露面為「台灣共識」站邊,莫名其妙地高唱「台灣人要有尊嚴」!尊嚴的定義是指不需要接受和平嗎?台灣人兩千三百萬沒有尊嚴嗎?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以後,台灣人恢復被叫做台灣人的稱呼,民國100年,中華民國護照因為台灣人優秀可以免簽124個國家。我們不懂這些院士貴族, 說這種「無尊嚴」的話, 這不是違背科學家的真知和basic decency嗎?

唬眾有違科學精神

另一位名叫林博良的院士,因為牽扯到宇昌案,竟在美國通過電視大呼:「台灣人要站起來」, 表示蔡英文被打倒在地上。我們從沒有看到過趴著的台灣人,我在國外經常碰到旅行的台灣青年,背著背包,英氣勃勃,我看到的是自信、自豪;真不懂林院士還活在台獨發軔初期的悲情時代,要台灣人站起來,上街搞茉莉花嗎?如果宇昌案清白,一篇邏輯的解釋足以完章,還勞動院士們氣急敗壞地狂撒漂白粉嗎?
國際知名的大貴族何大一博士,以站台助選的方式,猛讚蔡英文「正直, 有領導能力」,內部人士批評說,蔡英文做總統,中研院的院長非他莫屬。須知,一位科學諾貝爾獎的得主,常常是團隊合作的結果,多少Post Ds.拿低薪可能做最精細的苦工,而榮譽歸於一人。如果這人心存祿位之思,再以科學的成就當牟利工具,是對不起神聖科學的,真是遠不如楊振寧在壓力下的無奈。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受陳水扁總統寵任,迭次派往國際會議包括他不擅長的學門,又任命他主管全國教育改革,多方提攜,識者都明白這是在培成總統接班人選,終達成默契。以陳水扁的性格, 他看得上手下的四大天王嗎?可惜2007年案發,李院長失去登龍的機會,否則蔡英文也不會有今年的出線。科學家可以當官做總統,但生意人家族出身的高官,借權勢圖利家庭的嫌疑必須要避開,生化醫藥搞好了是最賺錢的工業,這一門的科學家人人知道,能插上一手就財源滾滾來了。台灣版的貴族們也曾支持過陳水扁,認為他的人格被抹黑,受到不人道的司法迫害。其實這些「科學家」基於厭惡大陸人的褊狹心態,恐共到極點,依靠台灣獨立政黨,不惜金口唬眾,完全違背科學家跨越國家民族以人道為皈依的「科學精神」。
科學家如何被engulf成為貴族, 到底成就了什麼功勳,受過教育的平民百姓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不懂。科學貴族對老百姓日常所需,喜怒哀樂也是茫然。如果真的是由科學貴族推舉出總統,真是選民的悲哀、民主的諷刺。科學也包括西方的工程技術,21世紀民主政治的世界共識是和平,中華民國執政黨是戰爭的百鍊金剛,進行和平協約,不是恐共,該打就打,如果不打,是不忍立國百年,四分之三的歲月都焚毀在戰亂中,若不幸中華民族繼續爭鬥不休,台灣也會陷入國際混亂的火窟,可能招來百劫不復的命運。現在的執政黨敢於利用九二共識,敢於進行和平協約,正是硬骨頭,正是代表台灣人昂然挺拔無比的尊嚴,科學家們,你們有這樣的種嗎?

作者為金門大學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