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無所不在 台灣媒體消失(蕭蘋)

出版時間:2012/02/09

知識界近日發起的「拒絕中時」運動,將中國時報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日前在《華盛頓郵報》專訪報導所做的粗暴無文的評論暴露出來,距離《華郵》在1月21日的報導,已經有兩個多星期的時間。這麼嚴重的錯誤,出自一個掌握台灣重要媒體通路的大亨,刊在世界知名媒體的內容中,竟然幾乎被台灣主流的新聞媒體全面忽略,都讓在所謂自由民主社會的台灣從事媒體相關研究的學者們驚異不已。

批判檢驗確保民主

這樣的驚異其實不是從這個事件才開始,從總統大選後台灣新聞報導的處理,即可見出端倪,有關「中國」在台灣的未來所扮演的重要關鍵角色,幾乎不見媒體嚴謹的處理,甚至消逝不見,在新聞學中,新聞的呈現和消失,新聞組織的運作及其所牽涉的政經勢力都在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已呈現出來的新聞內容,值得檢視,沒有出現的新聞更值得深究其內容為何,以及這樣的內容為何被篩選消去。
以大選後的新聞做比較,台灣的媒體皆幾乎眾口同聲強調馬英九連任的勝利,是因為「九二共識」。但是縱覽歐美重要的新聞媒體,則有完全不一樣的角度,它們完全沒有提及「九二共識」(也許因為這不是一個國際社會的共識),卻幾乎異口同聲的以台灣和中國未來關係的發展做為基礎,在選後(1月14和15日)立即解讀台灣選舉結果的意涵。《紐約時報》的新聞標題直指「這是可能討好中國的結果」,《洛杉磯時報》與《經濟學人》也同樣以標題表達這象徵了台灣和中國將有更為「緊密的聯繫」,《華郵》也在標題中指出馬英九是「親中國」的總統。
以上這些世界重要媒體不同的解讀方式,卻幾乎被台灣的媒體所忽略。不論是在蔡衍明的言論與台灣選後新聞的報導內容中,「中國」做為一個消失、但其影響力卻無所不在的符號,究竟意味了什麼?新聞組織的自我篩選機制,有什麼禁忌?它受了什麼內在或外在力量的影響?「中國」雖是一個在新聞文本中消失的符號,但它對媒體組織的內、外結構究竟在實質上如何做用它的影響力?這些都是台灣社會在最近的未來中,必須警醒和嚴肅面對的重要議題。
如果民主社會最重要的機制是大眾傳播媒體,媒體對於政治、經濟體制的檢驗,以及媒體本身同樣做為一個政治經濟的複合體,也有待公民力量的批判性檢驗,經由這些力量之間的交叉檢驗與制衡,將確保台灣民主未來的發展,而不致被莫名的侵蝕與銷毀。中國做為一個霸權的崛起,在亞洲所帶來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的影響,都需要民主的媒體批判性的檢驗。在龍年的開端禁不住希望知識界的運動只是一個開端,未來有更多不同領域力量的加入,為建構民主的媒體、民主的台灣而努力。

作者為中山大學傳播管理所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