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yo暴瘦 洗頭也痛哭

靠友人送餐 友寄不敢出門怕挨揍

出版時間:2012/02/13

【綜合報導】藝人Makiyo與日籍友人友寄隆輝醉毆運將林余駿案,分別依重傷害求處四年及六年重刑,Makiyo瀕臨崩潰邊緣,罹癌的Ma媽昨無奈說:「她早上洗個頭大哭,壓力很大。」坦言積極尋求律師協助,但無人敢接,友寄則與一名人權律師接洽中;而曾捲入扁案的律師曾勁元昨表示,他願義務幫友寄辯護,但沒聯絡管道。

外界擔心Makiyo壓力過大恐想不開,Ma媽昨嘆氣說:「想不開也是要面對呀。」並透露Makiyo因壓力過大毫無胃口而暴瘦,連Ma媽對自身健康也頗灰心,坦言不知是否該再去看醫生。經紀公司積極聯絡律師,但Ma媽說:「也要人家律師答應幫我們,很多律師不敢接我們的case,現在有在談。」昨晚《蘋果》記者直擊Ma家友人送便當給Makiyo母女當晚餐。

日人為運將募款

資深媒體人葛樹人透露,友寄隆輝目前暫住朋友家,身上台幣已不夠,估計開庭、找律師等官司費用約需二十多萬元,在日本的母親已經匯款給他。除赴廟拜拜外,友寄幾乎不出門,怕被台灣人打或被吐口水,三餐都由朋友外帶速食或便當讓他果腹。
在台日人已在臉書上發起捐款給運將林余駿,目前有兩百多人響應,金額達十萬元。
由於友寄目前沒有律師,台北地院行政庭長黃俊明昨表示,因最輕本刑三年以上的重傷害罪屬強制辯護案件,若友寄沒律師,法院會選任公設辯護人,保障被告權益,全案最快今天移送台北地院審理。

經紀人駁教撒謊

但友寄日前在《2100全民開講》中強調首場記者會全是Makiyo所屬的享鴻經紀公司主導,Makiyo經紀人王宇笙昨不悅地說:「聲明稿是他(指友寄)委任律師幫忙擬的,那麼大的律師事務所有可能不把聲明稿給當事人看嗎?當天的翻譯也是他自己的嘛,他怎麼會聽不懂。」
王宇笙又說:「他說記者會是我們主導,當然是我們建議開沒有錯,他打人,我叫他出來道歉有錯嗎?我們澄清的內容是根據他前一天作筆錄的內容,這是他跟我們講的事情,是不是第一天他作筆錄就說謊?」對於湘瑩媽也爆女兒原想澄清,卻遭經紀公司阻止,王則說:「這都是新聞說的,我先了解狀況再說。」
對於Makiyo經紀公司宣稱,第一次道歉記者會聲明,是由友寄隆輝律師代擬,但李永然律師事務所人員透露,當時只負責友寄,並未包括Makiyo部分。

警署為疏失致歉

而北市中山北路上一家日本料理餐廳,則在店門口外放置「謝絕MAKIYO與寵物入店」看板,簡姓老闆昨受訪表示:「日本人是有禮貌民族,對於Makiyo舉動感到不可思議,此舉純為個人抒發。」
針對警方偵辦Makiyo及友人毆傷運將林余駿案的缺失,警政署昨除表示歉意,署長王卓鈞並要求各單位確實落實各項刑案偵辦處理流程。而涉嫌將Makiyo踹打畫面提供給媒體、被以洩密罪嫌送辦的三張犁派出所前所長楊國昌昨僅低調表示:「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現在不方便表示任何意見。」

昨晚七時許,Ma家友人買了晚餐送給Makiyo母女。特勤組攝
昨晚七時許,Ma家友人買了晚餐送給Makiyo母女。特勤組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