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來急診室看看好嗎(蕭蔚全)

出版時間:2012/03/14

前些日子,臉書上即傳出很多醫院因為護理師荒而關閉病房,而護理師公會在媒體推估,全國護理師缺額高達7千多人!護理師公會呼籲關閉病床以維護病人安全,建制資訊平台以了解護理人員的意願需求,協助護理人員重返職場。新聞一發布,馬上在臉書上引起基層護理師的一片撻伐,原因無他,只因長官們都活在雲端,對基層無感。護理師荒關鍵有兩點:血汗與尊嚴。

血汗在醫護界是一個大家都不敢去面對的真相。台灣護理師在臨床工作上有著非常不合理的薪資結構。大型醫院拿盈餘來擴建、大量增加美輪美奐的健檢或醫美中心,卻不願用來增加人力、改善醫護人員的勞動條件,顯示醫療財團化早已開始侵蝕醫療產業的根基。衛生署於去年表示將從健保中列專案基金,2011年為10億元,2012年為20億元,來補助增加護理人力的預算,請問有多少護理師的薪資有實質的增加?錢跑到哪去了?衛生署表示從2011年起醫院評鑑制度中,「人床比」人力配置標準已從原先一人照顧四床降低至一人照顧三床;「護病比」部分,白天班達到1比7的比例,又有多少的護理師真正受惠?護理師們為何仍要排隊離職?冰冷的數字只是在位者粉飾太平的工具,是典型的無感施政。誰該為日漸嚴重的護理師荒負責,答案已呼之欲出。

評鑑累垮護理人員

此外,衛生署各種評鑑一年不下十次,也是壓垮醫護人力的不可承受之重。評鑑關乎醫院的等級、等級關乎著健保的給付,因此各家醫院無不視評鑑為首要任務,甚至不惜造假以期通過評鑑。平日早就以血汗方式對待護理師的各大醫院,在評鑑期間,更是變本加厲,一堆文書紀錄工作使護理師都無法準時下班。評鑑條文研讀取代了病情研討會、交班抽考醫院宗旨與願景取代了抽考對病人病情的了解、評鑑委員詢答教戰手冊取代了病人疾病照顧手冊。這種種荒謬的評鑑準備現象讓護理師應付文書作業的時間比真正在臨床照顧病人的時間還長還累。這是一種血汗評鑑!是誰制定這些評鑑條文和文書工作呢?答案也呼之欲出。
電影《葉問》中有一句名言:「為了生活我可以忍、但為了尊嚴我無法忍受。」這句話用在士氣空前低落的護理師們再適當不過。在醫院長官們以顧客(病人早就變成了顧客)永遠是對的服務理念下,護理師早就變成了病人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廉價勞工,專業與尊嚴早已不復存在,因為事情不論真相與對錯,永遠都是護理師的錯。曾經在某家醫院,一位護理師替臥床的病人替換充滿大便的尿布,一旁的家屬卻雙手插腰袖手旁觀,竟然還被投訴動作不夠細膩。最後院方檢討起來,還是該護理師的錯,這置護理師的尊嚴於何地?有誰願意為了一份工作而出賣自己的尊嚴。護理是一份值得尊崇的專業,在其專業範圍內的工作本就該百分之百的付出,而非專業工作領域,不該予取予求。與此同時,享受3至4個月年終獎金的健保局給付每天每病人的護理費介於500至650元之間,比1小時腳底按摩的收費還不如,這就是健保局眼中護理專業的價值。是誰踐踏摧毀了這份值得驕傲的專業與尊嚴,答案更呼之欲出!

冰冷數據踐踏尊嚴

護理的困境比醫界有過之而無不及,唇亡齒寒,醫療崩塌的速度已比我們想像中來得快。筆者強烈建議衛生署、各院護理長官降貴紆尊,親自到臨床照顧病人和執行紙上作業,才能真正了解基層護理師的困境。此外,馬總統應摒退拍馬屁的官員們,戴著面具、輕車簡從,到血汗醫院的急診室去做one hour stay,您就會發現原來冰冷數據的背後早就吸盡了護理師的血汗和踐踏了護理師的尊嚴。

新光醫院急診科主治醫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