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學費壓垮學生和教育(陳政亮、陳書涵)

出版時間:2012/03/27

教育部長提出調漲大學學雜費的主張,引發強烈反彈聲浪,更有近上百位大學生一起到教育部門口抗議,反對學費調漲。
學費調漲與否,不只是單一的政策,反映的是政府日益支持「市場基本教義」意識形態,在此想法下,學費調漲的同時,政府也會減少給予大學公共資源。事實上這只是拿學生和家長的血汗錢,貼補政府應承擔的公共責任而已;絲毫不會擴張教育資源,也無法改善教育品質。我們認為,目前的高等教育百病叢生,要的是在各層次上進行細緻民主的改革,而非把「市場」當成萬靈丹。
過去十年來,台灣大學畢業生的起薪不但從未成長,甚至已從平均28000元掉到26000元,「青年貧窮化」已是新生代的夢魘。背負學貸壓力的學子越來越多,每日被迫奔波在課業、打工之間,政府怎麼忍心再調漲學費?若願考量學生承受的壓力、物價攀升,此刻反而應當投入資源,讓學費適當「調降」才是。這種立即能改善青年貧窮問題的政策介入,絕非是「擴大學貸申請條件」此種延後問題的措施,所能夠替代的。
實際上,讓學生背負助學貸款,更將掩蓋結構性的高學費問題。國家應要以讓年輕人出社會前即負擔債務為恥,沉重的助學貸款,將引發更多的問題,如青年貧窮化、無法專心於課業須打工還債、大學教育淪為投資、因負擔債務不敢生子之急速少子化、社會不穩定……等。對當前充斥焦慮、紛亂的社會,調漲學費可預期將危及社會穩定的基礎,日後之惡果,仍要我們全民社會承擔。

稅改須把餅做大

總結而言,政府補助學校經費比率不斷下降、平均每人高教經費逐年遞減,造成高教品質惡化且不均;政府近日僅思索「挖東牆補西牆」的方式,如教育部長所謂「漲公校學費,齊一公私立大學學費」或「漲公校學費,做私校弱勢生『教育券』」的做法,無助問題根本解決。要解決此等問題,「教育公共化」、「擴充、均衡公共教育投資」,才是現階段應提出的關鍵原則。財政困難往往是政府的說詞,但我們要知道,政府如欲擴充普及高等教育,本來就有投入充足經費之義務。提供充足普遍的公立高等教育,幾乎是世界先進各國皆為遵循之圭臬。
進行進步的稅改,課徵資本利得以擴大稅收,應是教育公共化重要配套方案。要從根源把餅做大,使稅收不再只是由中低收入者負責,要讓財團承擔更多繳稅責任,才能支持一個公共化的教育體制。我們認為這才是教部真正該投入心思,與政院其他部門進行跨部會協商之重要事項。請勿再以片面修辭推卸責任,使情況惡化,錯失改革良機。

陳政亮為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祕書長,陳書涵為工會辦公室主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