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風險 國際霸權與民主(周桂田)

出版時間:2012/04/03

2005年、2009年、2012年三次美牛叩關與政府治理大大亂了方寸,其中隱含台灣需要在霸權的經貿壓力下交換人民健康,不禁令人疑問,難道這就是台灣政府面對全球食品安全與強權壓力交織下的治理核心價值與制度?台灣國家與社會是否可以在這些一次一次的重大爭議中,深切的反省與建構永續的治理與發展價值。筆者認為,有幾個重要的思考點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努力,其包括本案所涉及的政府治理、霸權政治、社會民主與科技民主等面向。

基本上,美國政府核准萊克多巴胺添加於牛飼料,由於其慢性毒性無法立即證明危害健康,因此,雖然聯合國因科學安全未明而至今未達成容受量標準,美國政府仍然在東亞施用外交壓力,企圖以不科學、未有國際規範準則的手段要求各國打開市場。我們必須說,此種霸權作法是不道德,不符合當代文明的典範。
事實上,美國境內食品安全因業者大量遊說而管制鬆綁,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2010年資料顯示,每年有4千8百萬人因食品衛生問題致病,平均6人有一人致病,超過12萬8千人需要住院治療,而死亡人數3千人,造成每年超過數百億美元的負擔。換句話說,美國霸權施展的壓力將境內食品安全擴散為全球風險,無論是基因改造產品、荷爾蒙牛肉到瘦肉精牛肉,都在無明顯危害人體健康證據下以WTO之原則為武器,揮軍各國。

經濟與健康陷對立

這次爭議除了政府操弄專家委員會,台灣社會再度陷入經濟發展(簽訂自由貿易協定)與永續健康對立的假象與迷思。
第一,就社會民主面向而言,我們需要整體社會反身性的思考與實踐。即使我們需要以戰略布局簽訂貿易協定,產業政策與國民健康權如何配套?要犧牲幾次與底線為何?事實上,若國民的強烈反省與堅持,短程來說,延遲與美國的貿易協定談判,則需要策略性的強化與他國的經濟協議;長程來說,國民對霸權與全球食品風險的抵禦與社會思辯,不但啟動國家與社會深遠的完構抵禦全球化造成社會在環境、健康上的破碎化威脅,同時可以作為政府對外談判堅實的基礎。
其次,無論是全球經濟貿易競爭或食品安全的風險,都關聯到社會分配與風險分配之議題。亦即,一旦簽訂貿易協定而致經濟獲利,誰將是最大獲利者,誰將是犧牲者。而風險分配上,屆時大部分民眾將食用價格較低或來源不明的肉品,或導致全國肉品安全的瘦肉精慢性毒化,而產生高度的健康風險個人化問題,國家也將給付更多的健保支出。

可依民主程序商議

第三,社會民主之實踐在當代則以科技民主為軸心。這幾項攸關永續經濟成長、社會分配與風險分配之基本人權,需要更多的社會對話、溝通進行公民參與式的商議與反思。不論是贊成開放、有條件開放或反對開放者都需要嚴肅思考在強權貿易壓力與食品風險擴散下,什麼是這個社會永續的核心價值與對應策略。如國人可以依民主商議程序要求美方遵守國際規範,我方根據國際規範施行暫時性的預防原則以研議瘦肉精的毒理性;或者,透過民主協商,國人可以要求依照歐盟模式、購買無瘦肉精但價格較高的牛肉。
本次社會爭議的代價雖然巨大,但公民團體及各界相當強健性地提出各種國際與國內論據知識,若能藉此確立建立各界商議的科技民主治理機制,持續深化對本土社會在全球化政治經濟霸權下相對的環境、健康或社會公平的發展路線,將是一個國家邁向強盛最需要的基本價值與制度建構基礎。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科技政策與風險治理研究中心召集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