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界對法界的偏見(姚念慈)

出版時間:2012/04/03

首先說明,本案尚未判決確定,倫理上不應遽謂其對錯,筆者並非承辦本案之法官,原本也不宜輕論其是非。但絕大多數的法官,就所承辦之案件,均抱持「法官不語」之固有觀念。當事人之怨謗,毋論有理無理,也都採寬容、忍讓之態度。司法行政體系、法官群體更著重於內省、自我檢討,而極少對外澄清。惟有感於近日醫界對法界之抨擊,可說多有誤會,楊醫師昨日大作,亦似流於情緒。

錯誤看法傳給後進

綜觀醫界就本案之批評,無非1.為何認定醫師有過失?2.賠償金數額為何如此天價?然簡單來說,依報章所載,法院應是採納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下稱醫審會)所為被告醫師之醫療行為有過失之數次鑑定結果後,為被告部分敗訴之判定。而實務上,醫審會成員雖包含法界、醫界、學界、社會人士(《醫療法》第100條參照),但鑑定意見之主筆,均乃醫界成員。法院尊重醫界人士自我審查之專業意見,竟在楊醫師口中,一夕由法官變成「與密醫沒有什麼不同」,真令筆者難解。
其次,損害賠償之數額,是依據被害人在該侵權行為事件中所受損失、所失利益來計算。各損害賠償項目中,除了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俗稱慰撫金),可根據雙方學歷、經歷、資歷、社會地位、被害人所受痛苦等一切事項個案斟酌外,無一不是本於實際支出與客觀標準論定。換言之,賠償金額高低,不在加害人(法律上名詞,並非指摘醫師為加害人)資力高低,而在被害人損失多少。片面的說醫師要賠新台幣(下同)3000萬元,卻不是說本案中被害人損失3000萬元,語意上並不公允。何況本案所謂3000多萬元賠償金,也是三位原告對四位被告(含醫院)判准獲償的總數,並非要求一位醫師獨立全額負擔3000多萬元,此點若不說清楚,那又要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另外,筆者曾多次與不少醫界先進交換意見,驚覺少數醫界人士內心對司法人員存有偏見,甚至有「法官與檢察官都是站在病患、家屬那邊聯手對付醫事人員」、「全世界只有台灣的醫事人員須負刑事責任」、「台灣的醫事人員動輒被判刑、判賠」的錯誤看法,甚至將此觀念傳輸給醫學院學生,實令筆者難過。初不論後面兩點與事實不符(日本、韓國、歐盟、美國大多數州的醫師並不豁免醫療過失的刑事責任。台灣地區醫療糾紛案件,醫事人員刑事有罪或民事敗訴的比率也遠比一般刑事案件、民事事件低。民事賠償金額更不能與國外先進地區相提並論)外,第一點更是對於法官、檢察官的無端污衊。

法院尊重專業判斷

大家雖都相信醫事人員絕不會故意傷害病患,然更沒有人希望遇見醫療錯誤而可以因此獲得賠償。法院、檢察官豈又願意社會上發生這種不幸事件而去「對付」醫事人員?法院依據當事人提出之各項證據,尊重醫審會專業判斷,而去認定事實、適用法律,何以變成楊醫師所謂:「台灣的法官或整個司法行政系統的自以為是、傲慢、偏見已到了一種極致,他們的『醫療見解』與密醫沒有什麼不同,卻主導著生殺大權,這種涉及極度專業的醫療複雜病歷,竟可以不請教專家意見,法官自行找了一些資料引用,錯誤解讀就據以判決。」 更不用說本案尚未確定,此言一出,將使後續審理之法院、甚至可能再一次受囑託鑑定的醫審會或其他專業機構如何自處?筆者認為,楊醫師的話,無助於解決糾紛,反而深深傷害了司法,及本案所有當事人。

作者為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庭法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