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損另一名人才(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2/06/02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如果欠缺宏觀的國際經濟與政治視野,他必然會犯錯。

證所稅是最好的例子。
我在同一個專欄曾撰寫「滿盤皆輸,所為何來?」一文,談財政部版證所稅的疏漏與粗糙。其中一段便直指歐債危機眼看即將捲土重來,台灣一個以出口為主的市場,在全球經濟股市皆可能崩盤下,怎麼可能關起門來自己談稅改?
那篇文章撰寫於4月28日,8天之後希臘投票,各黨分歧,組不成政府;歐元區正式進入緊急狀態。我的警語,轉為每個人都看到的殘酷現象。
我1998年認識劉憶如,2002年起與她一起進入立法院共事;事實上她出任親民黨不分區第一名立委,一部分是我向宋楚瑜主席推薦了劉憶如。我所認識的劉憶如14年來一直是名專業且傑出的金融學者;她待人和藹,對專業議題雖有堅持,但絕非不可溝通之人。

總統胡亂指揮釀災

她曾告訴我股市等同一個櫥窗,告知政府主事者,市場的信心動態(2000年,停建核四);她曾大力主張減稅,才能促進經濟增長(2008年)。劉憶如一直有一種本事,把複雜的議題,簡明扼要地告訴不懂經濟的大眾,發生於我們周遭的經濟現象怎麼回事?過去10多年來,她不只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半個經濟學的老師。
當然我也看到她此次暴露於眾人前協商證所稅的衝突過程,我起初為文指出財政部版的缺失;但漸漸地嗅出她將被這場「證所稅大屠殺」淹沒。我慢慢不忍心再說話或批評一位老朋友。
這2天我看到各方對她的批判,甚至檢討她私德的文章都一併亂棒打下,我非常惋惜一位傑出女性的殞落。她下台的背影很殘酷。但一切過錯由她一人承擔嗎?
據我所知,她至少告知兩位親近朋友,證所稅是馬總統交給她,要她完成的政策。親馬的人則罵她「假傳聖旨」,因為馬向若干人否認了劉憶如的說法。
我比劉憶如熟悉政治。2010年4月她意外地因一場馬蔡ECFA辯論,協助馬英九辯論,之後出任官職;2012年又意外地因證所稅而離開行政院。來匆匆,去也匆匆。今年520記者會當馬上火線表態(一)證所稅非過不可(二)證所稅的課徵成本不能高於最終政府證所稅稅收;當時的劉憶如即應嗅覺馬已從證所稅戰場退卻,未來將獨留她一人孤獨奮戰群雄。馬英九第一句話是講給外行的人聽的,「證所稅非過不可」,取悅支持證所稅也搞不清楚狀況的民眾與媒體;但第二句則等同告訴真正的內行人,在此原則下,推翻了第一句。這是搞法律玩政治人的高明談判術,表面上支持,骨子裡反對。
劉憶如或許察覺了,或許仍渾然不知;從那一刻起,她已失去來自所謂「層峰」的支持。層峰已給自己築了一個步步走下的階梯,準備從證所稅泥淖中逃出。
劉憶如後來接近8天與各方的決鬥爭吵,既沒必要,也徒留自己任由他人宰割。她的憤怒、挫折與羞辱感,最終使她情緒漸漸失控,也坐實了外人對她「公主病」的指控。
然而如果她是「公主」,誰又是國王呢?
事實上如果馬英九總統對歐洲發展中的政經局勢有起碼的掌控,即使劉憶如像各方形容「一意孤行」,馬英九應該有能力,更有權力對她的「證所稅」叫停。總統非但沒有這麼做,甚至至少一段時間隔院指揮力挺財政部暴衝,才使台股自3月27日起,早於國際股災,無量下跌至今。
而證所稅案正如劉憶如教我的,只是一個櫥窗;呈現一個國家領導者欠缺宏觀國際政經能力時,他的指揮將對社會經濟造成多大災難。
又折損另一名人才,馬政府學到任何新功課嗎?

作者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