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前六四時的中時(馮光遠)

出版時間:2012/06/04

又逢六四紀念日,23年前的今天,中國共產黨犯下天地不容的罪行,此悲劇迄今在中國還是禁忌話題。其實就在兩個月前,流亡美國的六四民運學者,有「中國沙卡洛夫」之稱的方勵之,他病逝美國的新聞,都被中國嚴格管制,直到3天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定調為止。
在中國,六四話題於媒體上被噤聲;其實在台灣,談論此議題的人也越來越少,直到今年年初旺旺中時老闆蔡衍明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Andrew Higgins專訪,在談及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拋出許多非常具爭議性的觀點為止。

《中時》六四報1個月

蔡衍明若是以一名台商或台灣首富的身分說出那些不得體的話,老實講,沒有人理他;可是當蔡衍明是以一個台灣具規模的傳媒老闆身分講這話,那只充分證明一件事,這個對媒體責任、傳播倫理一無所知的台灣首富,他掌握的媒體力量越大,對台灣言論自由、民主價值的傷害也就越大。
談到六四,蔡衍明說出諸如「關於屠殺的報導不是真的,不可能死那麼多人」這種話,而這些言論隨後引發、衍生的諸多爭議,又一件比一件荒謬,一件比一件令那些曾經在余紀忠先生的《中國時報》服務過的同仁們難過,這也是在六四今天我想以「前中時」身分,再談一次「蔡衍明華郵專訪」之不堪的原因。
蔡衍明大概不知道,當他以旺旺中時老闆大談六四「不可能死那麼多人」時,翻開23年前的《中國時報》,1989年6月5日的頭版頭,標題是「北京腥風血雨 傷亡超過二萬人」,二版頭「軍隊殺紅了眼、群眾一波波倒下」,三版頭「醫院來不及救人、傷亡還會再增加」。然後在其後的一個月,六四大屠殺的新聞幾乎佔據最重要版面。
中時記者徐宗懋中彈的新聞出現在6月6日三版頭,「北京大浩劫、熱血作見證」「本報特派記者徐宗懋、在天安門現場採訪時受傷及搶救過程」,那天的四版,則刊出美聯社所發、震驚世界的年輕人擋坦克車的照片。
直到第10天,6月14日,《中國時報》前5版都還是天安門事件的報導,第五版標題為「大陸全面整肅特別報導」。
所以,相較於23年後旺旺中時蔡老闆針對此慘絕人寰事件的扭曲談話,我們真的很感動,台灣還是有許多具正義感的媒體同儕不讓青史盡成灰,跳出來好好地指教了蔡衍明。

媒體非權勢者走狗

3年前,六四天安門事件20周年紀念日,公共電視台播出《坦克車前的年輕人》紀錄片,講的就是美聯社記者拍到的那位擋坦克的年輕人,據說當年中國公安全面搜索相關照片,美聯社記者將底片藏在馬桶水箱逃過沒收,然後世人才得以看到這讓人動容的畫面。
美聯社同儕當年做的,不過就是任何一位竭盡所能報導真相的記者之天職;當年全世界媒體做的,也不過就是媒體之所以成立的初衷。蔡先生,媒體不是政府的傳聲筒,媒體人不是有權有勢者養的走狗,你不懂,那我不厭其煩再為你上一課。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副總編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