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Live house救救地下社會(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2/07/19

2006年6月1日我在《非典型論述》題目是《救救the wall和地下社會》。6年後the wall仍舊是獨立樂團的聖地,但地下社會已被台北市政府關閉。
馬團隊的文化政策雖不是一無是處,如我當立委在中央推了幾年都推不動的閒置歷史建物再利用和國際藝術村,馬當市長時團隊做得有聲有色。但文化事務上,馬團隊更多的是荒腔走板。關閉Live house就是例子。
2004市政府在《觀光季刊》中大力介紹地下社會和the wall,到了2006《紐約時報》和《紐約雜誌》都大力推薦這兩個Live house。但是馬團隊左手推薦這兩個Live house,右手卻把Live house當成八大行業管理,雷厲風行進行取締。

2006林淑芬立委和我在國會開公聽會呼籲搶救Live house,促成文建會發給他們一份「重要藝文展演空間證明書」做為護身符並請巿議員要求警局收手做為救急措施。
至於永久之計我要求在商業登記中增列Live house的新項目。經濟部答應後把Live house稱做音樂展演場業擺在商業登記J6項藝文業,但接下來就是文建會要把音樂展演場業做個妥善的定義。沒想到定義拖4年。
定義是「提供音響燈光硬體設備之展演場所,供從事大眾普遍接受之音樂藝文創作者現場演出音樂為主要營業內容之營利事業。」這些字4年才寫出來,平均一天寫一字。這時主管機關已被文建會推給新聞局。
定義之後,相關部會不動,地方建管單位便用舊有八大行業的規定去檢查。於是去年台北女巫的店和台中迴響音樂藝文展演空間相繼被關,現在輪到地下社會。過程中怪事連連。如the wall被要求以飲食店規格買三個冰箱,店家只好照買,但一座不插電擺著備檢。

高喊文化掩飾外行

台中更荒唐,不同單位去看都要店方做各式各樣的修改,其中被要求依「舞廳」標準修改,但修改後又反而因不符登記項目營業內容被關店,遇到這樣古怪顢頇的衙門,Live house們真欲哭無淚!看來,馬團隊上上下下文化兩字喚得那麼高亢,原來只是在掩飾對文化的外行和粗魯無文而已。
除馬團隊外,公務員也是問題。考試晉用加上士大夫身段使他們高尚得很,以致有Live house已幾十年了,他們卻仍然陌生,像負責處理這件事的各機關官員都是我帶他們去現場才第一次進Live house的!幾年下來他們雖已搞清楚了,而領導他們的馬團隊仍然懵懂,事情便演變到如今的荒唐。
既然公務員已知道解決方向,問題其實可以很容易解決。由於商業司已新增營業項目,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也已改,因此只要文化部趕快邀集內政部營建署、消防署等到幾個Live house現場了解營業方式,找到相當的消防及其他安全設備設置標準和建築物使用類組比照適用或修改適用就可以了─這是由行政部門主動的作法,只要以現有法令配套適用不必修法。
另立委也可主動,不必大費周章立法,只要修改《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對Live house採法律明定特許制,而行政規範和前述行政主動途徑一樣即可。要做的很簡單,兩周就可以救Live house、救地下社會了。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