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造就大埔人悲歌(廖本全)

出版時間:2012/08/09

長久以來,台灣社會盛行以都市發展與園區開發之名,行浮濫圈地、炒地之實,迫使許多被徵收者流離失所,直至苗栗大埔毀田讓社會覺醒,促成公民集體捍衛《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但大埔毀田2年多後,悲歌再起。

大埔案全名是「擬定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周邊地區特定區計畫」,是以新訂都市計畫為由進行區段徵收。
但依據內政部營建署的資料,2005年苗栗縣18個都市計畫區之人口達成率僅67.97%,至2010年更降為約63.25%(計畫可容納人口達480300人,而實際現況人口為303787人,計畫缺口為176513人),顯見這是個不合理的都市開發案,遑論本案計劃中的需地者(群創公司)早已表明不需地。
但可怕的是,此一浮濫圈地行徑,內政部卻將錯就錯,不重新檢討,因此,行政院前院長吳敦義對大埔自救會24戶所謂「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的承諾,其實只是為這個開發案擦屁股罷了,但2年來竟擦得不乾不淨,留下最後4戶成為弱勢中的弱勢。
這4戶的問題絕非不可解,而是縣府不願解,且在內政部營建署的配合及都委會大部分委員沉默下,於7月24日都委會作出荒謬決議。
對吳敦義前院長而言,其承諾做不到,是「騙」,但對這4戶來說,卻是身心家園與性命一再被踐踏。筆者常想起張藥局彭秀春女士在電話中痛哭的一段話:「這社會有人人生是彩色的,有人是黑白的,可是我的人生卻是黑色的。每天早晨起床無法呼吸的感覺,只能吃抗憂鬱藥,多麼羨慕可以無憂醒來的人。……」

野蠻遊戲剝奪人權

本案缺乏正當性卻可通過,並致大埔朱阿嬤飲藥棄世(朱家亦在這4戶中),事實上內政部營建署與都委會都是扼殺人民的共犯,但8月7日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再度召開大會,確認上次會議紀錄,再度為苗栗縣府背書,並判這4戶的生死。
台灣社會請注意,到底是什麼樣的機制,可讓某些人專門擦屁股,不乾不淨還洋洋得意;讓某些人可判人生死,不痛不癢且漠視縱容。
凡是超過「所需」的使用,就是剝削,這4戶從未答應要玩這場不正當的遊戲,當然不能用遊戲規則中的公平來犧牲他們的基本人權與生活,這不是公平,這叫野蠻。

作者為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