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多少「鍾鼎邦」(李志德)

出版時間:2012/08/20

牽著愛妻、愛女,對著台下一鞠躬!鍾鼎邦回家了。鍾鼎邦事件表面上落幕了,但如果站在綜觀兩岸關係的高度上,可發現鍾案的內涵極為豐富,說它具有「里程碑」意義都不為過。

第一,台灣法輪功成員在中國大陸被扣留,鍾並不是第一人。但本案為何能廣受注目,吸引這麼多非政府組織投入?是因為鍾案發生的時間點,剛好在第八次江陳會、兩岸簽署投資保障協議前。投保協議的重點之一,就是人身安全。而鍾案的發生,恰好呈現了台灣人在中國缺乏人身安全保障的事實。
借用民進黨上層對陳水扁案的論述:「民進黨不是挺扁,而是挺扁的司法人權。」社運團體聲援鍾鼎邦,也是同樣道理。為鍾集簽名、參與遊行、發表聲明的人,不見得認同法輪功的教義理念,但鍾案卻成為許多公民團體集結的標的。他們共同訴求的,是中國以落後的、對人權幾無保障的刑事訴訟法加諸台灣人民,已令人無法忍耐。
第二,談到兩岸關係,馬總統經常愛自比為「民主燈塔」。 但在鍾案裡,這座燈塔卻吝於發光。政府機關低調到近乎神隱,大部分主流媒體噤聲不言。在鍾案整個救援行動中,公民團體能點亮的,只有8月7日晚上,凱道上的螢螢燭光。
燭光雖弱,畢竟照亮了鍾鼎邦的回家路。如果筆者記憶不錯,這是第一次,由非政府組織自己出力,靠著彼此聲援、共同發聲的力量,正面挫敗中共政權。顯示了只要訴求正當,立場堅定,社運團體「人微」不見得「言輕」;相對的,中共政權再大,理不直氣不壯,也有被人看破手腳的時侯。
第三,鍾鼎邦在返台後的記者會上,承認曾參與法輪功干擾、插播中國衛星的行動。這點,向中國事務觀察家提供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訊息。只要熟悉法輪功和中共關係歷史的人都清楚,兩方的仇恨不共戴天。2002年,吉林省長春法輪功成員曾成功干擾衛星,插播法輪功宣傳影片。該案被「破獲」當時,株連之廣、打壓之慘,令人不寒而慄。

想搞好關係才讓步

但事隔10年,「犯」下同樣「罪行」,而且已經「自白犯罪」的鍾鼎邦,竟然能夠獲釋。這意味著兩種可能:第一,中共內部對法輪功的定性已經逐步改變,因而向來「往死裡打」的作風也漸漸轉彎。
另一種可能,是由於抗議團體把「釋放鍾鼎邦」和「第八次江陳會」掛鉤,喊出「鍾鼎邦不回家,陳雲林不用來」的口號。中共在搞好兩岸關係的考量下,決定在鍾案上讓步。意味著, 在推進中共政權向進步價值靠攏的路上,台灣這根「槓桿」能起到的作用,可能遠比一般人想像的要大得多,台灣人應該認清,並且好好珍惜自己對華人社會民主化的貢獻和價值。
第四,相對以往曾經坐黑牢及現在仍被關押的台灣人,因享有高能見度,而54天就獲釋的鍾鼎邦,毋寧是非常幸運的。2006年,遭到中國廣西國安人員違法越境從越南綁架的台灣軍情局朱恭訓、徐章國兩位上校,幾時能回家?對此,馬政府始終給不出答案。看著鍾鼎邦得以再緊緊摟著愛女時,台灣人不該停止追問:回來了一個鍾鼎邦,還有多少鍾鼎邦?

作者為外籍媒體駐台記者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