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清大畢業生當外勞

建立時間:2012/09/14

阿扁執政時被批評經濟落後,台灣人將要出去當台勞。沒想到現在出國當台勞的是在馬總統統治下。
台灣清華大學畢業生前往澳洲當台勞的文章,12日傳遍台灣大街小巷,網友們熱烈上網感嘆:原本輸入外勞的台灣,曾幾何時變成勞工輸出國。

失業率升青貧族增

清大教授彭明輝替年輕人叫屈:「最豐厚的利潤都掌握在四、五年級手上,年輕人一輩子只能當奴工,還被抹黑成草莓族,承擔所有責任。」有網友說:台灣階級流動率下降,會讓人失去努力的動力。說的很對。以前念大學、研究所畢業後很容易找到不錯的工作,導致社會快速向上流動,中產階級成形。然而,現在考不上大學比考上困難,畢業生太多,就業機會流向中國,失業率上揚,就業的薪資很低,青貧族大增,社會的階級流動因此遲滯。階級固定化的結果是社會M型化,貧富差距擴大,社會不安。
年輕人及大學畢業生去澳洲、加拿大等國打工,並非輸出勞動力,而是現在流行的遊學的一種。他們多在農場裡短期採摘蔬果,隨時可離開。彭教授說的四、五年級生掌握社會大部分的利潤,年輕人只能當「奴工」的說法有簡化命題之嫌。
那些四、五年級的老闆或專業經理人,除有富爸爸的富二代外,大多數畢業後也從小員工做起,現在剛好是收成的階段。這是正常社會的現象,怎麼會有世代階級冤仇的看法?
馬當局把經濟衰退的原因說成歐債危機未解、美國復甦緩慢、中國經濟成長停滯,對台灣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易言之,馬認為台灣經濟低成長是國際大環境影響。可是,同樣的國際大環境,為什麼印尼、泰國、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都有3或4的成長率?國家的個別經濟政策難道沒有差異嗎?

政策失能怪大環境

作為總統,對政策的失能不能老是怪罪大環境或推給前朝,那會讓社會更失望,也更凸顯決策官員除了嘴巴外,所有器官都打烊掛點。明知有連夜雨侵襲,為什麼不修好屋子?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