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總手記:忘了自己是記者

出版時間:2012/11/13

看病、拿藥的一家醫院大門外,常看見有個人衣衫襤褸趴地乞討,那天突見他從腫脹發黑的腳下拿出一支手機,開心地聊起天來,平日悲苦的神情頓時消失,過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他兩眼,我則好奇地站在較遠處觀察了幾分鐘。
乞丐有手機ㄟ!也許是我少見多怪,加上我有時會放些零錢在他那破爛的便當盒裡,心中有種被騙的感覺。

險找人盯梢乞丐

於是隨著記者的本能,腦筋裡開始浮現一個假乞丐詐騙的新聞故事,甚至想是不是要請同事來盯梢,看他「下班」之後去了哪裡?乞討得到的錢是否上繳給集團?……
駐足觀察了幾分鐘,突然覺得自己很無聊,甚至是無情。為什麼乞丐就不能有手機?也許他要和家人連絡,也許他要隨時掌握家中老母狀況,也許……。而且,就算不是因為這些原因而需要有手機,他每天趴在醫院門口那麼長時間,換得過往路人的一點同情與零錢,拿去買支手機,又有何不可?又傷害了誰?何況,我們這些曾在他便當盒裡放下點小錢的人,不也相對得到一點行善的錯覺,這似乎算是銀貨兩訖了吧,我為什麼見不得他有笑容?
身為一個記者,找出真相應該是職責,但有時候,我寧可暫時忘記自己是個記者。下次經過那裡,還是要掏出口袋裡的零錢。
總編輯╱馬維敏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