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道歉 但我們不妥協(陳為廷)

出版時間:2012/12/08
陳為廷(中)昨與力挺他的師生,趁清大校長陳力俊和連署教授代表會談時,在場外抗議。林師民攝
陳為廷(中)昨與力挺他的師生,趁清大校長陳力俊和連署教授代表會談時,在場外抗議。林師民攝

關於媒體對我「態度」的討論,我一直認為是可受公評之事。許多人認為我「不禮貌」、清大校方說我「恣意妄為」,但也有許多人看過全程影片後認為我的態度並無不妥,清大師生也以集體行動、連署聲援,反對校方的「道歉聲明」。我個人認為,面對說謊的、嘴上宣稱關心學生,實則避不見面、動用國家暴力的部長,當時的「態度」是必須的,畢竟我沒有權力動用鎮暴警察來回應教育部前的鎮暴警察、我也無權發函「關心」教育部長,作為一個公民,我只能以我的言語來抵抗。
但,如果這樣的言語,造成許多人的情感受傷,我願意道歉。若社會一定要我道歉,才能好好思考教育部發函給各校造成的噤聲效應,及反媒體壟斷訴求。若清大校長一定要我道歉,才願意與學生一起抵抗教育部的「關心」,找回清大精神、為民主自由做些事。那我願意道歉。
我對我的措詞造成人們的情感傷害道歉。但,對於我所陳述的事實,教育部長、校長、《聯合報》,必須對群眾的憤怒、學生的訴求做出回應,負起責任。

政府別再躲禮貌後

我道歉,是因為不希望社會資源再耗費在我的「禮貌問題」上。我不過是個普通公民。媒體的版面應用來關注更迫切的壹傳媒購併問題。我們應將焦點擺回在「禮貌事件」背後躲藏了一個多禮拜的馬政府,要他們給出回應。在上千名學生齊聚公平會前抗爭後,公平會只給模糊的「召開第二次公聽會」承諾,馬政府及國民黨團,則以「尊重獨立機關」將學生訴求打發。
政府的確該「尊重獨立機關」,但對於「媒體壟斷問題」、「中國因素干預新聞自由」,及「基層新聞工作者勞動權問題」,執政黨不應閃避,應積極表態!
從《聯合報》事件中,我們學到一個事實:平面媒體不只是平面媒體,它更是「新聞內容的主要產製者」。電子媒體的報導大多追隨平面內容,一份《聯合報》的誤導,足以連帶多家電子媒體的誤導。這次的追打,也令人回想起羅淑蕾、葉宜津、黃國昌,及我個人所受的圍剿。正因此,反對媒體巨獸,勢在必行。
最後,我要對我的夥伴、支持我們的群眾、清大的學生和老師們道謝,也道歉。「公開道歉」對我來說,是艱難的決定。但在結束「態度爭論」後,也許我們能更積極的重申反媒體壟斷的訴求,也在這次事件中衍生出來的,包括「學生權利議題」及「清大家父長管理制」等戰場裡,持續進擊。道歉後,抗爭才剛剛開始。我們一起攜手,風雨同行。

作者為清大人社院學士班學生、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成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