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新興市場(杜震華)

出版時間:2013/01/28

自從2001年高盛(Goldman Sachs)主席Jim O'Neill提出了「金磚四國」(BRIC,即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的說法後,各式各樣「新興市場」(Emerging Markets)的提法就成為各國投資人尋找新標的之焦點。
O'Neill本人隨後提出了「薄霧四國」(MIST,即墨西哥、印尼、南韓、土耳其),及這四國加上孟加拉、埃及、伊朗、奈及利亞、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的「未來11國」(Next-11)集團,彰顯其總體經濟穩定、政治成熟、貿易及投資政策的開放性及教育的品質。

發掘商機提升出口

經濟學人智庫(EIU)全球預測主任Robert Ward隨後又在經濟多元動態、人口年輕成長的原則下提出「麝香6國」(CIVETS,即哥倫比亞、印尼、越南、埃及、土耳其、南非)的投資方向。去年7月,哥倫比亞大學國際投資中心列出了13個國家為新興市場,其中台灣、智利、以色列、匈牙利、斯洛維尼亞、阿根廷都尚未出現在上述名單中;稍早摩根史坦利新興市場索引則列出20個國家,新出現的國家有捷克、摩洛哥、泰國、馬來西亞、南非、波蘭、祕魯。
對擁有大量剩餘資金的投資客而言,這樣的名單的確具參考價值,可考慮作為追求高投資利得的新選擇。然而,對台灣追求新出口市場的企業和企圖促進出口的政府而言,這些名單相當重視其市場規模的大小,極可能忽略出口成長的新機會。
若要完整掌握出口機會,除把握現有市場外,可在簡單的原則下尋找快速成長的新市場;而所謂「市場」,定義為「國內經濟生產」應優於「進口」,因後者可能受匯率波動較大干擾。
準此,我們以「經濟擴張速度超越其他區域或鄰國」為尋找新興市場的原則,可發現在2010-2013期間,4年的經濟成長速度都超越全球的區域是開發中的亞洲、次撒哈拉非洲,3年成長速度超越全球的是獨立國協、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這些都可被視為新興的市場區域,值得我們特別注意。
進一步觀察個別國家,可發現在4年中每年成長速度都高於其所屬區域者,包括中國、東帝汶、土耳其、喬治亞、哈薩克、蒙古、塔吉克、土庫曼、烏茲別克、多明尼加、巴拿馬、祕魯、烏拉圭、茅利塔尼亞、卡達、沙烏地阿拉伯、民主剛果、衣索比亞、迦納、賴比瑞亞、莫三比克、奈及利亞、盧安達、獅子山、坦桑尼亞、尚比亞、辛巴威等27國。
這名單中的不少國家會讓我們相當驚訝,在距離遙遠之下我們通常不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事。然而,數據顯示這些國家連續4年經濟成長快速,超越其區域的其他國家;這必然產生不少商機,值得我們了解和發現機會。
當然,發現商機和實現商機之間還是有段距離,有賴持久和有效率的耕耘。2000年筆者訪問塞內加爾時,在其高檔的法式超市中發現大量的中國大陸和南韓製品,卻沒任何一樣台灣製品。從此,我就懷疑「一隻手提箱走遍天下」的「台灣精神」早已不存在了。想要提升出口,就請從認真發掘商機開始吧!

〈經濟人語〉
作者為商業發展研究院政策所所長、約翰霍浦金斯大學經濟學博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