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無名火與都更 (洪瑞璞)

出版時間:2013/02/07

日前,前日本總督府學人宿舍發生火災,官方說起因是電線走火。這事讓我想到幾年前,台北忠孝東路上的正義大樓都更槍擊案,以及我在巴黎看到的都更。
現在巴黎的樣貌是在第二帝國時期建立。當時的法國政府為瓦解民眾勢力,不惜一切以國家力量實行都更,設計出哪裡有「暴動」,國家就可以立刻驅車前去鎮壓的「大道(boulevard)」。換言之,今日讓所有觀光客都豔羨的「巴黎式寬廣整齊的街道」,其實是「維穩式」思考下的產物。
以「都更」之名、行「打擊人民集結反抗政府」之實的策略很有效,對比1830年和1848年革命的結果就知道了。因為知道花都背後暴力血腥的歷史,後來,每每聽到有人讚美巴黎很美,我心底都會覺得不安。

淪為圖利財團工具

法國這種維穩式都市設計已讓我不安,但台灣的都市計劃,讓我覺得不只是不安,甚至是可怕。我並非反對都更,相反的,我贊同都更。都更得好,住民的安全才有保障,市容與經濟也可提升,但我同時也在意這些意圖實行都更者(政府或建商)的「動機」為何。
正義大樓、美麗灣、文林苑,火燒前的日本總督府學人宿舍──不是才準備要送文資會審查,半夜三更就不小心電線走火了?2月5日下午華光社區也傳火警。法國政府無論如何都做不出把法國賣給財團這種事,中華民國政府就敢,它就敢讓這些事情一而再的在台灣發生。再次強調,我不反對都更,但現在台灣的許多都更案,只是讓特定團體圖利的工具,它根本不以我們的生活幸福做為首要顧念。

連基本保障都沒給

最後,我想以一個很基本、但常常被遺忘的問題做結束。
假設我們每個人都是理性的人,為什麼我們需要政府、需要國家?洛克在《政治論》裡告訴我們,在自然狀態下,每個人的財產(生命權、自由權與物產權)會很危險並且不確定。
但如果有政府,它會保障(其實如果只是保障有些消極)這國家裡每個人的自然權力,這就是它存在的目的。也因此,我們才會願意「讓渡」我們每個人的一部分權力給政府,允許它有公權力,比如接受它對我們的課稅及監控。但是,如果這個國家,連這基本的、消極的保障都無法給人民呢?

作者為巴黎索邦大學地緣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