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信貸泡沫(許啟智)

出版時間:2013/03/25
賽普勒斯民眾不滿政府課徵存款稅,開推土機到銀行門口抗議。資料照片
賽普勒斯民眾不滿政府課徵存款稅,開推土機到銀行門口抗議。資料照片

金融海嘯餘波盪漾,歐洲賽普勒斯小國,透過離岸金融高利率優惠成為避稅天堂,多年來吸收了超過國民所得7倍的銀行資產,由於國家兩大銀行大量買入希臘公債,造成信用破產風險,如今已成歐債風暴中第5個紓困國家,這個只佔全歐GDP(國內生產毛額)0.2%、人口85萬的小國,造成了蝴蝶效應,引發國際股市不小波動,但背後凸顯信貸泡沫脆弱禁不起考驗,過度金融槓桿操作,最終的苦果就是全民埋單!
歐債風暴迄今,西班牙及愛爾蘭如今仍無法從房產崩跌泥淖中掙脫,義大利仍每天有3000家中小型企業倒閉,經濟成長持續萎縮、至於小國賽普勒斯和冰島有些類似,都是將整個國家化為境外金融中心,過度的金融操作,在去金融槓桿過程中出局,這些加入歐元區國家,無法運用獨立貨幣貶值或發債解決困境,如今只能淪入紓困讓人宰割的窘局。

歐豬殷鑑豈能大意

由2008年金融海嘯迄今,美國、中國等有貨幣發球權的大國,一路進行資金寬鬆降息、釋金,如今連日本都加入了貨幣貶值及拉高通膨的作為,這些做法都得到短期效益,美國的房市、製造業開始復甦、中國沉醉在高成長的保八傳奇、日本跟進貶值也讓連續低迷20多年的日本股市開始翻升,但歌舞昇平之際,新的信貸收縮徵兆已悄悄浮現,政府與個人投資者都必須及早因應新變局。
寬鬆貨幣是最好的止痛劑,但效果逐步遞減,且後遺症無窮,以美國為例,在30年前,每4美元的信貸投放,就會創造出1美元的GDP,但由金融海嘯迄今,大約需要20美元的資金,才能創造出1美元的GDP。
而在中國,2003年開始迄今的九年資金大寬鬆,廣義貨幣供給由18兆人民幣一路上升至百兆人民幣,大量信貸保住了年年成長率破8的神話,房市一路飆高,堵住動車虧損缺口,也創造出中國人最口袋麥克的假象。
在台灣,這幾年來央行創造出來的資金寬鬆環境,止住了金融海嘯可能帶來的衰退,但並無力帶來經濟大幅回升和成長,如今經濟成長率只能在保3及保4間徘徊,上班族薪資水平仍停留在十年前水準,但銀行的資金浮濫,造就不動產價格大幅上漲,拉大了貧富差距;和美國與中國一樣,資金寬鬆,印鈔救市的最大獲利者是地產業、金融業、投機者,支撐國家發展的製造及服務業工作者感受溫涼。
和賽普勒斯的小規模經濟相較,金融海嘯期間,許多大國創造的信貸泡沫更可觀,如今兩岸間經貿往來持續成長、金融產業也開始相互交流,在樂觀期待之際,對中國信貸泡沬化也不可掉以輕心,如何降低對台灣的衝擊?及早未雨綢繆,是財金當局應作的功課。
台灣的房貸利率已悄悄拉升至4年來的高點,美國第三輪量化寬鬆(QE3)下半年可能退場,如何能有智慧地保持經濟成長兼顧銀根回收,審慎削除信貸泡沫,讓資產價值恢復常軌,將是政府不可掉以輕心的大課題,財金當局要以歐豬為鑑,審慎應對國際金融變局,終究只有能在信貸泡沫清洗過後,仍能穩健退場軟著陸的經濟體,才是度過金融海嘯的贏家!逢周一刊出

<經濟人語>作者為資深財經觀察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