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專業沉淪 台灣變蠻荒社會

出版時間:2013/04/04
王偉民 工程師
王偉民 工程師

Q:從樂生、貓纜、都更拆碧潭吊橋,你為何不斷跳出來,指陳許多公共工程設計錯誤,還為此放棄大地工程的事業?
A:工程是我一生的行業,我爸是工程師,從小我跟著他在工地,很喜歡。民國96年,樂生蓋捷運機廠爭議很大,工程會找到我,希望聽聽真相。我一生嚴守工程的基本規範,但第一次看到樂生探鑽報告,透水係數造假,試驗也做錯,嚴重衝擊我對工程的信賴。
我覺得工程師怎麼可以這樣做?誰都會犯錯,但犯錯不改,設計會對嗎?設計不對,做起來會安全嗎?樂生機廠當初預算30億元,後來變90億元,蓋個機廠原只要10到20億元,如果當年知道是90億元,絕不會蓋,但就因工程單位起初不承認錯誤,官員也認為沒關係,反正大家聽不懂,結果邊坡地層如我所料開始滑動,走山嚴重危及住在上下面居民的生命。
這是工程師對專業沒有很強認同的結果,他可能認為薪水跟升遷比較重要。但這樣在工程上胡搞,我無法忍受。

Q:深入這些爭議,最深的感受是什麼?

A:工程師以專業想解決問題,但政治人物往往考量選票與現實利益,扭曲專業,影響的是活在其中的人。好比樂生那群老人只要求被公平對待,認為捷運局設計不對,為何要用騙的?一生被關在這,他們原覺得自己沒價值,可是當越來越多人看到樂生的價值,他們終於找到一絲亮光,希望有天能做導覽,在人生最後有點存在價值。
回想我第一次來樂生,看到一個破爛棚子上歪七扭八寫著「巡守隊」,原來當時樂生要拆,院民很驚惶,學生怕怪手來,組24小時巡守隊,每晚到每間房舍去跟院民聊天,撫慰他們,我看了很感動。

「樂生使我成長」

這些老人永遠樂觀,平和過日子,我深受感染。這些年輕人也永遠不知道挫敗。6年來,捷運局最意外的也是,樂生都拆了,沒救了,他們為什麼還不走?所以不是我幫樂生,是這些年輕人跟老人家給我很多心靈成長。

Q:最近台南鐵路要地下化東移,一千多戶居民家要被徵收,為何你要去幫他們?

A:台南太遠,他們來找我時,我原想拒絕。但有個居民提及也有個當工程師的爸爸,他說他爸成大畢業,一輩子在台南做水庫跟埤塘。我覺得這社會不管是工人或工程師,認真服務的人都該被尊敬。但工程師的好,只有工程師看得懂,我心想,他在兒女心中既然這麼好,我該去看一看。
我到台南跟他聊,知道他是很優秀紮實的工程師,這樣的人為社會奉獻一生,晚年卻面臨家要被徵收,我很不忍,於是跟個鐵路工程專家合作,找出可以現有軌原址地下化的方案。
市府團隊表面說願意跟居民溝通,卻不去了解我們方案內容,說我們方案會拆到西側房子,刻意製造東西側居民對立,根本不是事實。
其實市府一開始就接受鐵工局方案,如果為了土地漲價後的利益,要居民犧牲就明說,不要用表面的審議民主來消費他們。
幫這些人,是因我看到專業沉淪,台灣專業人士要有個體悟,如果再不理會各領域專業倫理被摧毀,這社會跟蠻荒沒兩樣。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