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前核能官員的告白(下)

出版時間:2013/04/12
王唯治 原能會綜合計劃處前副處長
王唯治 原能會綜合計劃處前副處長

Q:輻射對人體的傷害,核災可能發生,核工人好像都要百分之百證實,才會採信,但就像過去科學界認為,輻射有劑量安全下限,後來證實是沒有?
A:這就是科學。正因核工人認為核電在實務上出事機率很低,所以就只把核子事故應變當成業務做做,絕沒有認為核災真的會發生,發生後要怎麼辦?
我是後來反省,才看到核工人的問題。就像到現在,核工人還堅信,三哩島事故是西方反應器最壞的狀況,不會比這更壞了。至於日本311,則認為那是大海嘯造成的,台灣不會發生像日本那麼大的地震跟海嘯。而且認為,任何的安全問題,工程都可以解決。
以前看到NOKIA說「科技來自人性」,都覺得這是廣告詞,後來我越來越認知到,安全不只涉及科技,還涉及人。為什麼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這麼強調安全文化的重要,因為安全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技術。
台電核安文化差,過去很多核電廠的問題,都是原能會自己挖掘的,但原能會這麼小,如核電廠只靠原能會發現問題,我覺得不要做了。像核一廠空浮事件是受害者爆料;第一次發現進核電廠的鋼筋遭輻射污染,也是原能會的人跟台電人電話裡聊到,才去查的,台電不會主動發現並檢討問題。

對核能發展遺憾深

尤其台電跟原能會很熟,對會內任何執行人員不滿,主管都可以打電話來抱怨;還可以透過老闆經濟部影響我們。像那時我們修《核子損害賠償法》,希望拉高賠償,台電就透過經濟部代表反對。原能會的超然監督,是不存在的。

Q:對核四看法?

A:看核四工程錯一點改一點以及建廠沒有時間表,就知道台電沒有執行、管理跟治理能力。行政院說,要確保安全才公投,但是如果安全需要公投嗎?而且怎樣叫安全?由誰來認定?林宗堯,還是原能會?我覺得這是一廂情願。原能會的所謂安全是技術上要符合法規,不合法規就開單叫台電改進,重做到符合法規為止,簡直一場混仗。
任何發電方式都有風險,政府應告知大家風險多大,如果發生,要付出什麼代價,我們要不要?沒有社會共識,就是受害者倒楣。像我看日本電影《希望之國》,核災後,當地人被迫永遠回不了家,核電廠位於偏鄉,多是農業區跟老人,對土地情感很深,不是像玩電動,只是把人從紙上搬走,我很能同理心感受那種苦,最後老夫妻自殺。
馬總統曾說,沒有核安就沒有國安,可是從他講話後,他做了什麼?國安何等重要,可是原能會改組,人員縮編,層級也降低,像我退休前就開始減薪了,請問原能會會有士氣把事做好嗎?當沒有一個超然的監管單位,核電會安全嗎?我一生精華歲月都在從事核能工作,對核能現在的發展,遺憾很深。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