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移工勞動權遭漠視(張慧慈)

出版時間:2013/05/04

5月1日勞動節勞工大遊行中,警方以《集會遊行法》第10條警告外籍移工參與遊行的行為已觸法,要求他們低調遊行。此舉並不是在特定情境下引發的約束行為,它反映的不只是將移工當作勞動機器,更揭露出了台灣對外籍移工的落後想像。
移工的引進並不只是因應單純的缺工問題,而是一項外交的籌碼。然而,引進外國勞動力不單只是政策,「要從哪個國家引進哪一類的勞工」,對於不同職業的外國勞動者,訂定不一樣的聘僱條件與管理辦法,考量的不僅經濟面,更多來自我們對於其國家的想像,以及根據想像所排序出的階級地位。台灣引進外籍移工只是用來填補台灣特定僱主的勞動力需求,他們不被視為完整的勞動者,許多基本勞動權也不適用在他們身上。這是一種充滿歧視的政策制定。此外,我們對於外籍移工的階級劃分也充滿對其國家位置的想像。外籍移工的階級地位並不取決於其個別的階級位置,而是移民母國在世界體系中是否更邊陲於台灣。因此,這群來自東南亞的外籍移工,不被台灣人視為外國人,而是貧窮、具有犯罪傾向及耗費台灣社會福利的低階外勞。

被塑成勞工敵人

顯然,外籍移工走上街頭抗議已經不是新聞。從2004年飛鵬電子關廠事件中,來自菲律賓的女性移工前往勞委會抗議,要求轉換僱主以及支付薪資。但換來的卻是不被作為一個人看待,而是作為一個編號,供僱主挑選的轉換機制。2012年台北車站拉起管制線禁止移工在此集會,引發移工拿黃絲帶走進車站抗議。到了今年51勞動節遊行,警方出面警告移工要低調遊行以免觸法等事件。可以看到關於外籍移工的相關新聞常被放大,與其相關所應享有的勞動權與人權也時常被挑戰。他們被視為在全球流動的工作掠奪者,侵略了地主國的底層工作,享有同樣的薪資水準,因此降低了本國勞工就業機會。一系列論述使他們被塑造成勞工的敵人,基本薪資脫鉤、不應佔用社會福利等,反對其擁有勞動權與基本人權的論述也層出不窮。我們對外籍移工的高工時、低報酬和眾多的職業傷害視而不見;也不關心她們受害於高額的仲介費與赤裸裸的剝削。我們只想與外籍移工劃清界線。
外籍移工進入台灣社會,促進經濟成長已數十年,卻仍被台灣社會視為落後他者,對於其管制不只在勞動規範上,更限制其基本勞動權與人權。「只要勞動力,不要勞動者」,便成為台灣合理化排除外籍移工保障的最佳宣言。

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研究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