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應力主公民參與兩岸談判 (余靜華)

出版時間:2013/05/06

民進黨中生代決定在25日全代會提出「中國人權決議文」,強調政府應優先、積極與中國公民社會進行相關對話。此舉不僅完全正確,在此呼籲綠營諸公與蘇主席在關注之餘,不妨也撥空再次細讀王丹老師4月30日的投書,因其對於兩岸關係的新論述,包括互設辦事處議題之攻防,都有相當發人深省的洞見。

王丹認為,迄今為止,無論是海基會與海協會的協商機制,還是兩岸其他各類論壇的交流平台,都是在政府和政黨的框架下進行的;然而兩岸關係的發展事關雙方社會的重大利益,本來也不應當讓兩邊的政黨和政府壟斷討論的空間。王丹呼籲,兩岸的「公民對話應當落到實處」,「至少先從台灣開始,讓台灣藍綠之外的民間聲音正式出現在談判過程中」。

參考公視法設委員會

除非綠營諸公不認同其說法,否則下一步,難道不是認真思考「如何落到實處」?研究如何先從台灣開始,讓民間聲音「正式的、合法的、定期的」出現在談判過程中?筆者不揣固陋,願先胡思亂言之:這樣一個機制,或可從增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著手;其運作範式,則或可以借鏡《公視法》的委員提名辦法。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不妨考慮增訂第3-2條,「為確保臺灣地區安全與民眾福祉,促進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民間良性互動,行政院應設兩岸公民社會事務委員會,與大陸委員會共同統籌處理有關大陸事務。」至於委員會之組成,則可參考《公視法》,包括由立法院推舉社會公正人士,經四分之三以上投票同意,並於選任委員時,應特別顧及人權、性別、族群及傳播等四大專業之代表性。
從2010年ECFA第11條的兩岸經合會條文以降,民進黨慣常批判國民黨主導的兩岸談判是「黑箱作業」,意圖促成「國共共管台灣」,這樣的質疑其實獲得社會一定的認同,否則當年也不可能逼得馬總統親上電視,與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公開辯論。只是,綠營諸公不妨捫心自問,一旦重返執政、重新主導兩岸談判,又願在「對人民開誠布公」及「談判透明度」上付出多少心力?在建構兩岸關係的路徑上,民進黨是否真心願與民間團體一同奮鬥?

公民代替政黨護主權

譬如兩岸互設辦事處議題,民進黨堅持領事探視權,這固然正確,但關於邀請台灣公民社會參與兩岸談判的根本價值與機制呢?諸公不妨平心想想,政黨輪替是民主常態,民進黨即使2016拿得回來,難保未來某個時刻不會再次下野,那時,誰來替台灣固守主權?沒有公民參與機制的兩岸互動,終究不會是長久之策。
2012大選失敗,美國干政是罪證確鑿;據聞,對美國「交代」兩岸新論述亦是蘇主席六月出訪的任務之一。殊不知,此時開大門、走大路,正面主張成立直隸於行政院、與陸委會平行的兩岸公民事務委員會,讓台灣的民間聲音正式且定期的出現在談判過程中,正是民進黨最具創意的新兩岸論述!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業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