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菲可能簽署漁業協定嗎(陳鴻瑜)

出版時間:2013/05/15

這次菲國海岸巡邏艇槍殺我國漁民,引起群情憤懣。政府除提出因應措施外,亦有興起與菲國簽署漁業協議之動議。然而,對菲國之國情應須先予了解,方不致落空失望。

菲律賓是個群島國家,漁業資源豐富,但其漁業技術落後,漁船都是小型的沿岸船隻,設備也非現代化,故捕撈魚類有限。面臨漁業資源日漸枯竭,菲國為保護漁業資源,對於鄰近國家漁船進入其海域抓魚,懷有強烈的抗拒和保護情緒。

法規嚴限外人合作

據菲國憲法第12條第2款,其天然資源屬本國人享有,若有與外國合作者,則本國資本要佔60%,合作期間在25年內,必要時則可順延25年。由於菲國憲法有此一規定,若與菲國進行漁業合作,則該合作案勢必由菲國人控制,這也是目前甚少有外國人與菲國進行捕魚合作的原因。
此外,菲國在1998年頒布《漁業法》(Fisheries Code of the Philippines),該法沒有菲國與外國人在菲國海域漁業合作之規定,在第65條第4款則規定菲國和外國漁船在國際海域合作,不能違反菲國法律。菲國稱此為「漁業的菲律賓化」,基本上菲國不同意與外國在其水域內進行漁業上的合作。
該法第87條又規定,外國人、公司或團體在菲律賓水域捕魚或利用菲國漁船捕魚是違法的,違者可罰10萬美元,並沒收其魚穫、漁具漁船。此外,菲國農業部亦可處以5~20萬美元的罰款。此一嚴格處罰之規定,無非在嚇阻外國漁船在其水域捕魚。
我國曾在1991年與菲律賓簽署《中菲海道通行協議暨農漁業合作備忘錄》,菲國據該法劃定兩條航道讓我漁船通行,及由我國經援菲國進行漁業合作。後來菲國1998年通過《漁業法》,《中菲海道通行協議》與該法有違,所以菲國片面廢止該協議。

曾與中國簽備忘錄

據目前所知,菲國和外國簽署在其水域進行漁業合作的案例極少,筆者查知菲國和中國為緩和雙邊在南沙群島的緊張情勢,而在2004年簽署《漁業合作諒解備忘錄》;2007年1月,又簽署《關於擴大深化農漁業合作的協定備忘錄》。但兩國至今只簽《諒解備忘錄》,而非正式協議,且沒有落實施行,就是卡在菲國有上述法規。
菲律賓駐台代表白熙禮曾取得我國和日本簽署的《漁業協議》,作為和我國洽商類似協議的藍本。然而,對於此事,筆者並不抱太高期望。
另有一種說法,是認為中國才是台、菲洽簽協議的主要障礙。其實連中國要和菲國簽署正式漁業協議都有困難,何來中國之阻力?我們須注意菲國本身的「漁業菲律賓化」政策,才能看清楚問題所在。
若菲國為平息此次衝突,應允與台灣協商所謂的《漁業協議》,其最大程度也不可能超過與中國簽署的《諒解備忘錄》。若菲國超過此一限度,必會遭到中國的壓力,這是菲國領導人不願見的。至於菲國是否會利用跟台灣的協商來對抗中國,可能性不大,因為菲國的籌碼無法與中國對抗。基於上述的因素,我國也許可考慮先談「海上安全信任措施」,先建立一些行為準則,維護重疊海域之安全,以後再談解決重疊海域問題。

作者為淡江大學亞洲研究所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