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修貪污治罪法條了(錢建榮)

出版時間:2013/05/17

林益世案宣判的輿論壓力,甚至造成台北地院合議庭三位法官認為「有澄清之必要」,請求法官評鑑委員會進行個案評鑑。創下《法官法》施行以來首次法官自請評鑑的案例。

防制貪腐、建立廉能政府,始終是國人殷切的期盼,更是朝野政黨的首要目標。但國人或許不知,貪污案的定罪率約僅有五成,遠遠小於其他定罪率高達九成的刑事案件。與先進國家貪污罪相較更是離譜的低。
何以如此?除偵查品質不佳的陳腔濫調外,很大問題出在法治結構與最高法院詮釋法律的能力。當前《貪污治罪條例》制定於民國20年代間,屬所謂戡亂時期的立法,是典型「治亂世用重典」思維下的產物,背離當代「罪罰相當」的法治思維,並充斥諸多構成要件不明確之用語,導致法官必須在該法「澄清吏治」的立法目的間,選擇嚴守罪刑法定原則或迎合大眾「嫉惡如仇」的法感情。甚至一個「罪刑法定原則」,各自表述的現象。

難抹司法清算印象

林益世案的爭議就在這裡。北院合議庭法官也稱堅守罪刑法定原則,對於貪污治罪條例收賄的「職務上行為」,做出「類型化」的限縮解釋。某種程度就是出於對最高法院在陳水扁案件首創「實質影響力說」的「反彈」。甚麼叫實質影響力?依據最高法院的解釋:「係指公務員在其職務範圍內所應為或得為之行為而言,只要該行為與其職務具有關聯性,實質上為該職務影響力所及者,即屬相當」(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078號判決)。
最高法院只以如此簡陋的幾個字,就將自己幾十年來所建立,有可預見性且符文義及體系解釋的「法定職權說」給推翻。更離譜的是,在之後其他公務員涉貪的絕大部分案件中,最高法院又多回到法定職權說的判斷標準。如此恣意且針對性的判斷標準,無怪乎社會始終以「顏色」看待扁案判決,給國人揮之不去的「司法清算」印象。
北院合議庭或許專注於減低實質影響力說對法安定性與司法公信的殺傷力,就公務員「職務上行為」的收賄加以分類,創設所謂「假手他人滿足對價型」。先不論此一分類的標準、目的及實益有無說清楚,但是將「國營事業」僅以單純私法人視之,顯然昧於政府控制國營事業高層主管的現實。至於論者主張,依據司法實務歷來的法定職權說,透過解釋上的「職務密接關聯行為」,是否不能適用於行政院秘書長,甚至立委的「職務」,非無討論餘地。

可仿美日重新檢討

更且民意代表以預算或法案過關要脅,利用其權限對公務員斡旋或施壓,藉此收受「利益」,不論各國均時有所聞。對此,美國從政治獻金的修訂著手,以是否揭露獻金訊息及有無交易關係來判斷屬單純政治獻金,或應刑罰化的賄賂性質;日本則早於2000年即擺脫「公務員職務」的糾纏,另定《斡旋獲利處罰法》,專門適用於國會議員就政府契約,接受請託,行使基於其權力的影響力,使得公務員或公營事業董事、職員實施或不實施某種職務行為而進行斡旋,並收受報酬財產利益之行為,處以刑罰。
最高法院應以扁案為鑑,不能再忽焉法定職權、忽焉無邊無際的實質影響力。若不能將貪污罪適用對象的「公務員」與「職務」上行為說清楚,倒不如以終審法院司法權的高度,在個案判決中以「傍論」方式呼籲重新檢討貪污法制,例如對於民意代表,甚且高階政務官,不論從美國的政治獻金法制著手,或仿日本另立所謂斡旋獲利法,並藉增修法律的契機,一併檢討貪污罪「嚴苛酷刑」政策的妥當性,而不是人言言殊的「罪刑法定原則」。

作者為桃園地方法院法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