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難道任由工人淒涼老死(上)

出版時間:2013/06/06
吳永毅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
吳永毅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

Q:你擁有美國柏克萊大學建築碩士和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學博士,如此亮眼學歷,為何投入勞工運動?
A:我在美國柏克萊念書時,受到左派影響,當時台灣在保釣後,社運、黨外運動很蓬勃。我回台灣後,原想進學校教書。後來鄭村棋先回台,在《中時》擔任勞工記者,把我帶進《中時》。民國77年,我們在《中時》搞工會,完全是擦槍走火。起因是國民黨怕媒體被勞工掌控,組織御用工會,社內記者張玉琴很生氣,就拉我跟鄭村棋組勞方工會。其實社內早已累積很多怨氣,加上資方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後來我們大獲全勝,資方隨即解僱我們3個人。
我後來到《財訊》當記者3年,81年底進自主工聯,從此走上不歸路。在參與運動過程中,難免會碰到團體內挫,我就暫時逃開到香港理工大學念博士。再回台灣,就進到TIWA(台灣國際勞工研究協會)。

Q:你85年參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16年後,全關連的勞資問題沒解決,勞委會還對勞工提告,你怎麼看?
A:85年流出台灣的資本開始擴及中、大型企業,光半年就關掉7、8家大工廠,勞工開始集體抗爭,社會看到關廠潮來了。當時我是自主工聯執行長,福昌紡織是我們的盟會;那時林子文是台北縣產業總工會理事長,管轄東菱電子;而毛振飛是自主工聯常執委,進聯福製衣幫忙,我們串聯被惡性倒閉的工廠,組成全關連展開抗爭。工人癱瘓鐵軌,勞委會才以代墊關廠工人資遣退休費,日後跟資方求償的方式處理。我們以為事情就此結束。

抗爭空間甚至退步

民國93至94年,審計部抽查「就業安定基金」,知道這筆貸款出去4.3億,要求勞委會追討。民國94年陳菊任勞委會主委,她知道這是燙手山芋,就請幕僚找這批勞工的投保薪資來看,從600多人裡找了10個投保薪資最高的做為催討對象。這10人都是非自救會成員,後來有7人還錢,未還的3人,經法院判決敗訴,但勞委會也沒強制執行還款。到王如玄任內,已是法律追溯效期末,才會對勞工全部提告。

Q:關廠案凸顯出什麼問題?

A:工廠惡性倒閉,勞工唯一手段只有抗爭。但政府社會如何面對台灣企業的大量外移?怎解決勞資問題?這點16年來台灣完全沒進步;抗爭空間甚至還退步。另外,當年李登輝想把台灣打造成福利國家,但福利國家須靠收稅,你沒資本,怎有稅收?關廠那一代勞工,現都已進入老年,沒稅收就沒長照,他們老年要如何度過?
記者許家峻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