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外的一場謝師宴(曾泰元)

出版時間:2013/06/18

又逢六月的畢業季,各大學的畢業典禮正輪番舉行,謝師宴的大戲也在各處的高檔餐廳、星級飯店熱烈上演。
對我來說,謝師宴的食物不是重點,重點在心意,在感覺。
顧名思義,謝師宴的重點應該是感謝老師,可是近年來的發展,似乎反客為主,本末倒置,已經快變成女生爭奇鬥豔的場合了,讓身為老師的我頗為感慨。
參加謝師宴的同學少則數十人,動輒上百人,雖有少數人真心謝師,但人眾意殊,獨木難支。除了「負責」的同學之外,其他人好像都事不關己,而我婉拒參加學生的謝師宴,也已經好幾年了。
我擔心我去了,會看到戴著冷漠面具的華麗學生。我擔心我到的是一個少數熱多數冷的場合,同學見到我要麼裝作不認識,要不尷尬地微笑。我擔心餘興節目被邀上台唱歌玩遊戲,卻好像猴子一樣被耍。我擔心照相時同學忙著給自己留影,而我卻孤零零地被晾在一旁,沒人搭理。我擔心謝師宴不謝師,大家扒完了飯就各自作鳥獸散。
我在最後一次不愉快的經驗後,便築起了心防,對謝師宴敬謝不敏,不過八年前的一場邀約,卻出現了迄今為止唯一的例外。

同學變粉絲好high

那次的謝師宴沒有豪華的裝潢,不是五星級的食物,有的卻是同學的真心和熱情。謝師宴前一、二個禮拜就有三個同學幫我錄影,希望我給大家講些勉勵的話,準備在晚宴上播放。那班同學任何人見到我,都熱心邀我參加,而不是把責任全推給班代,我的心防逐漸瓦解,只好甜蜜蜜地屈服答應。
那天的謝師活動,更是讓當老師的我們,覺得自己就像是好萊塢的世界級巨星。
入口處一群同學扮成粉絲,一看到老師就驚呼尖叫;走長長的紅地毯時,有同學身扮記者手持麥克風、攝影機,就像奧斯卡頒獎典禮的現場。進了會場,馬上就有同學遞上冰涼的雞尾酒,所有的同學都過來跟我們噓寒問暖。
至於座位的安排,同學則是把老師打散,讓我們能與同學深入接觸,同桌的同學也都能跟我們打成一片,兩位主持人對氣氛的控制、流程的進行,都處理得十分得宜,賓主盡歡。
同學分批上台表演,分享謝師的心情,也用描述老師特徵的方式猜謎,在一片歡樂聲中請老師上台講話,在柔和的音樂聲中,氣氛溫馨感人。

重在心意不在形式

最後照相時,每個老師也都被當成巨星,粉絲搶著跟我們合照,無人被冷落。謝師宴結束,所有同學都在紅地毯兩側列隊歡送,讓我們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一國元首出國參訪。
謝師重在心意,不在形式。同學是真要謝師?還是要給自己辦同樂會,只是找老師過來點綴作陪?這場令我難忘、以師為尊的謝師宴,是否給了我們另一種思考?

作者為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