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軍中被黑的日子:學長玩新兵 打到肋骨裂2根

出版時間:2013/07/19

洪仲丘冤死案,勾起許多人在軍中被欺凌的回憶,《蘋果日報》推出「我在軍中被黑的日子」專欄,歡迎讀者寫出自己的親身經歷,讓國軍引以為戒,也作為改革軍中人權的參考。
來稿請寄news@appledaily.com.tw,註明「我在軍中被黑的日子」投稿,以800字為限。來稿可化名見報,但為取信社會,請附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軍種及退伍年份。

我今年42歲,在金門127師,金西師服役。記得當年剛下連隊,早聽說金門部隊有很嚴重的學長學弟制,而且會玩新兵,還沒到連隊,已有班長提醒我們要注意自身安全。

曾操到呼吸停止

我記得剛到連隊,還沒到門口,學長就要我們趴下匍匐方式到連部大門,我在海防連湖下連,身上還有陸軍大背包、集訓隊發的小背包,就這樣爬到連門口。到了門口,裡面的學長又要我們蛙跳到連集合場,我們剛到什麼都不懂,學長說這叫下馬威。到了連集合場,學長就要我們把大背包裡的東西全倒出來,分類好,重點是10秒內完成,當我們沒完成時,學長叫我們沿著壕溝周圍跑,或從壕溝這端跑到那端,去問那邊的學長兵籍號碼,然後回來告訴學長,時間10秒來回,非常變態!
剛到部隊生不如死,連吃飯都要等班長、學長先吃,我們新兵吃他們不吃的。當時金門沒熱水,必須燒柴,這個任務當然又是新兵的,只是當連長、班長、學長洗完,通常只剩冷水,我11月到金門,可以想想冬天只能洗冷水的感覺。有一次連長開會晚回來,班長、學長把熱水都洗完了,害連長回來沒熱水洗澡,連長一生氣,新兵就被打,班長會把新兵帶進坑道,找一個房間,把燈關了用槍托打,我一個同梯被打到吐血,我肋骨兩根裂開,後來因受傷,操練時停止呼吸失去意識,送花崗石醫院才撿回一命,但學長閒言閒語說我假裝。

申訴馬上被發現

在外島,伏地挺身通常一次100下起跳、開合跳500下起跳、仰臥起坐100下起跳,越菜做得越多,班長或學長不管你身體行不行,硬要你做到,很多人受傷,跳到膝蓋十字韌帶斷裂,我會送醫急救就是開合跳時肋骨裂傷部位出血,痛到失去意識。
在外島部隊沒人敢申訴,因為只要一申訴,隔天連上馬上知道誰打電話,而且通常出事,連長會壓住,直到壓不住才上報營長,營長也會擔心自己前途,也會壓,很多冤屈就在這些官為了自己前途被壓下、吃案。我們當時戲稱,死了8萬給你燒一燒寄回去給你家人就算了事。

作者:瓦旦
軍種:陸軍 金門127師
退伍年份:1996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