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圍毆大埔拆遷戶 我們怎可冷漠(楊雅喆)

出版時間:2013/07/19
政府在都更中到底握有多大的權力,值得深思。圖為大埔自救會民眾在府前抗議強拆遭抬離。胡瑞麒攝
政府在都更中到底握有多大的權力,值得深思。圖為大埔自救會民眾在府前抗議強拆遭抬離。胡瑞麒攝

大埔是一個不該被開發的案子,竹南這麼多已開發的土地還沒有利用完,為何要開發一個新的科學園區?這件事中央政府難道不知道嗎?他們不知道這件事與苗栗的炒地皮有關嗎?這件事與文林苑王家一樣,都是台灣的指標性案子,都是涉及人民生命財產權的問題;我們必須釐清,政府在這其中到底有多大的權力?
我要直接說,縱容這種事的政府就是個黑道,馬英九就是個黑道老大,卻管不住他的小弟。苗栗縣政府債台高築,但是當中央質疑劉政鴻時,劉說:你中央自己搞成什麼樣子,還來管我。

拖過去就是他的了

文林苑就是劉的前車之鑑,文林苑吵這麼久,最後還是蓋了,現在的大埔就算被外界罵兩個月好了,只要拖過去了,就是他的了,加上劉政鴻已經第二任了,他根本不在乎。
金曲獎頒獎典禮中,很多歌手與原住民上去反核、反美麗灣,聯合報批評說這是神聖殿堂,應該讓「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但事實上,要人家不准講政治,其實就是政治化的立場。為什麼我討論公共事務,就被當成憤青,就是愛出風頭,這是不對的。
政治人物不要臉,他們當政治人物,卻不准別人討論政治。學生講了,就說學生沒禮貌、認識不足被利用,這其實是用封建的立場來看事情。說到底,他們是想把所有的政治事務兜攏在自己手上,形成他自己的專權。
我不是為了人家來看我的電影才講這些話,更不是為了出名才講這些話,我的發言與電影作品也沒有任何刻意的聯繫。以前我都是在網路上默默地看這些事,現在,那些被打的人都被踹到腦漿溢出來了,我們怎麼還可以沉默?

把人命人權分開看

中國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日前公開說,六四屠城是正確的,很多台灣人不以為然。但我反過來問,大部分的台灣人也都知道文林苑與大埔發生什麼事,但很多人心裡卻想:「為了建設發展與多數人的幸福,你就不能忍一下嗎?」如果你是這樣想,我要問,你跟馬雲說六四屠城是正確的有什麼兩樣?我們把六四的主詞換掉,換成大埔、換成文林苑王家,這想法與馬雲說:「六四不是完美的決定,但是一個正確的決定。」不是一模一樣嗎?
為何有如此差別,是因為我們對於人的價值,沒有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我們認為人命或人權是有分別的。大埔才四戶,你就犧牲一下,但如果大埔有一百戶呢?如果犧牲的是自己呢?六四因為死了很多人被外界關注,但死一千人與死一人,在價值上不是應該一樣嗎?更何況,死一千人不就是從死一個人的事件不斷衍生縱容出來的?我們怎麼能夠繼續冷漠下去。(記者記錄整理)

導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