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洪仲丘案不可由軍法獨斷

出版時間:2013/07/24

如果檢警的調查起訴,乃至三級法院的審判全都歸屬於法務部管轄,你覺得會得出公正而可信賴的結果嗎?若法務部可以指揮檢警如何調查,也有權指揮法院如何審判,沒有獨立的司法,官官相護就會影響重大案件的結局,違反大法官釋字第86號解釋所宣示的審檢分隸原則。

自己人左手辦右手

為什麼民間對軍法單位調查洪仲丘案沒有信心?就因為軍事檢察官都是他們的人;而社會對將來軍法官的判決現在已嗤之以鼻,也因為軍法官都是他們的人,都受國防部管轄。自己人左手辦右手,一起聯合滅證、串供、分配責任(通常由階級最低的頂罪背黑鍋)、統一口徑,等一切安排妥當,若還擺不平,再表示順從民意交給民間檢察官和法官審判,那時舞台早已搭好、道具早已擺好、演員台詞早已背好、不該出現的證據早已灰飛煙滅,結果如何,不問可知。
承平時代軍人犯法應該交由民間檢警和法院審理,不應該由軍法機制處理,那是戰時才需要的。根據最高行政法院99年度判字第595號的判例,否定軍法官是《憲法》定義的法官。司法院大法官在釋字第436號的釋憲案中認為:軍事審判制度並無《憲法》明文,並非專屬審判,軍法官之身分保障有檢討之必要。《憲法》第9條規定「人民除現役軍人外,不受軍事審判」,但一直被軍方反面擴張解釋為「現役軍人涉嫌犯法須受軍事審判」。軍方死死握住軍法審判權,甚至不惜違憲並牴觸大法官的釋憲,有如殖民時代的治外法權,目的就是要蒙蔽真相、湮滅事證、維持特權、官官相護。
按《憲法》的權力分立制衡精神來看,軍事法院由行政權的國防部管轄,已涉嫌嚴重違憲。

應讓民間法權介入

本案涉嫌人全是現役軍人,根據《軍事審判法》和《刑事訴訟法》,司法機關不能直接介入偵辦;所以當馬探視洪家允諾第三方介入調查後,前腳才剛離開,行政院就宣稱檢調介入於法不合,換句話說,馬管定了違反他一再強調的「依法行政」,才被行政院打槍。在尚未修法限縮軍法機制以合憲之前,絕不能讓軍法機關片面檢審此案,應該要合組軍司法聯合小組,讓民間的法權進入此案,或許可以讓洪案的真相多少浮現在民眾眼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