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日治日據誰在乎 (江春男)

出版時間:2013/07/24

教育部才說「日據」和「日治」兩者皆可採用,接著行政院卻決定,今後公文書統一使用「日據」。表面理由是,為了「維護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其實說白了,就是向北京表態。

需要改的沒完沒了

「日據」和「日治」,指的都是日本殖民統治台灣50年這件事,有人把它當作統獨象徵,有人把它當作民族大義的標誌,像中世紀神學家爭論一枚針尖上站幾位天使,在當今之世,何其無聊可笑。
如果日本統治台灣一定要稱為「日據」,英國對香港的殖民統治更長,香港更應把「英治」改稱「英據」。東北被日本佔領過,也要改稱日據時代,要改的太多太多,沒完沒了。
其實,上世紀初期,全世界有三分之二領土被殖民統治,沒被殖民的反而是例外。二戰後民族獨立風起雲湧,新興國家都推行「去殖民化」運動,不幸的是,不少國家很快就淪為「次殖民」或「內在殖民」,人民開始對以前的殖民者抱著懷舊之情。
對舊政權懷舊,被罵復辟;對獨裁者懷舊,被罵法西斯幽靈;對殖民者懷舊,被罵數典忘祖,其實都是對現實不滿的投射,距離產生美感,這是人性之常。解決之道,不是利用政治優勢搶奪話語權,因為語言生猛活跳,不是政治力所能掌握的。

不應強調標準答案

現代教育重視靈活啟發和多元化,學生要有思辨能力,教材不應強調標準答案,應該讓學生自己找資訊找不同說法,自己找答案,以培養判斷能力,把教材當洗腦工具,注定徒勞無功。話說回來,日治或日據已過去近百年,誰還在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