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特寫:金瓜石礦工 憶淘金辛酸淚

拼一夕致富 千百人賠上命

出版時間:2013/09/10

【李定宇╱新北報導】全台最大的金礦山脈金瓜石,在淘金熱最興盛、風華的年代,曾有5萬名礦工湧入「金都」築夢,希望能一夕致富,也有不少人命喪礦場;封礦29年後,老礦工們看著當年使用的淘金工具,像歷史文物般被放進黃金博物館展示,不禁感嘆:「原來我們的年代已經過去了,只剩下淘金的故事,繼續傳說。」

洗出金沙
陳石城空閒時在家洗選金沙(小圖),回味年輕時當礦工淘金的樂趣。李定宇攝
洗出金沙 陳石城空閒時在家洗選金沙(小圖),回味年輕時當礦工淘金的樂趣。李定宇攝

廢棄在金瓜石的十三層遺址、漫延山坡的排煙廢管與破損的台車,訴說著金瓜石礦業的榮枯,隨著時空移轉成為歷史的遺跡,華麗的黃金博物館則擺放著早期礦工使用的工具,講述著礦工採金的辛酸往事,還有礦坑改建的觀光隧道,遊客肚子餓了,一旁則有鐵飯盒裝的礦工便當可供品嘗。

廢棄29年
富藏金礦的金瓜石礦坑已廢棄29年,礦坑口人煙罕至。李定宇攝
廢棄29年 富藏金礦的金瓜石礦坑已廢棄29年,礦坑口人煙罕至。李定宇攝

煉金後到九份轉賣

看著當年礦場變成觀光景點,讓家住金瓜石的張阿輝(88歲)五味雜陳,他是金瓜石目前僅存最後一位從日據時代就開始當礦工的老先生,阿輝伯回憶起那段礦工生活,仍然點滴在心頭。
阿輝伯說,15歲時進入當時管理金瓜石礦區的日本礦業公司當機電工,一天薪水僅日幣4毛5,負責運礦台車的機電維修,並學習煉金的知識,「金瓜石產金礦,銀、銅也有!」他帶著記者到住處後院,看他塵封已久的煉金用具。
阿輝伯嘴角微微翹起笑說,20歲那年他轉到台陽礦業公司做事,「台陽只要炸出的大石頭,小碎石工人可以帶走!」他說,碎石磨成粉加入水銀混合,金子融入水銀後,再用火燒讓水銀蒸發,金子就提煉出來了,「提煉的黃金再拿去九份金仔店賣掉!」記者問一天可以賺多少?阿輝伯說價格沒標準,一天一、兩錢或一兩都有可能,「黃金永遠都一樣,就像現金很值錢。」

張阿輝稱這塊金礦可提煉出像他手指上一樣大的金戒指。李定宇攝
張阿輝稱這塊金礦可提煉出像他手指上一樣大的金戒指。李定宇攝

帶遊客體驗洗金沙

二次大戰日本戰敗,當時年僅16歲就當礦工的陳石城(78歲),目前是金瓜石當地的嚮導,專門帶遊客前往河川體驗淘金。記者找到他時,石城伯正專注著洗選金沙給遊客看。
石城伯用水沖洗著一盤砂石,眼裡掩不住興奮,他突然激動地叫:「你看!你看!這就是金仔啦!」記者用力瞇眼細看,才看見水紋下散發著細細金光,不得不佩服老人家的好眼力。石城伯說在家裡洗金沙,洗出來的都是金箔,換不了什麼錢,只是空閒時的小興趣。
提起當礦工的辛酸過往,石城伯說,早期礦工工作環境很差,生病死的、掉下坑洞死的、礦坑崩落被壓死的一堆,每年至少死100人,「每次聽到師公鏘、鏘、鏘,就知道又有人死了。」

金瓜石周邊景點
金瓜石周邊景點

兄採礦死於矽肺症

石城伯回憶,他二哥在礦場當打洞工,負責礦坑打洞後安置炸藥,再將石頭炸開取出礦石,只要打完幾個洞就下班,工作很輕鬆,「越輕鬆卻越快死!」他說,早期沒有口罩,洞打下去滿臉都是灰塵,且直接吸進體內,灰塵裡都是重金屬,吸久了得矽肺症,後來就死了。
石城伯嘆說,當礦工日薪只有1塊6角,礦工們窮到吃不飽,向公司反映後,公司頒布新的政策,單身可月領45斤米,有家眷領90斤米,「就是不願意加薪嘛,大家過著吃不飽也餓不死的日子,也夠了。」

盼修台車道無下文

老礦工都希望新北市府能將以前運礦的台車道修復,整建為水湳洞到金瓜石的觀光用台車,卻遲遲沒有下文。曾在台金公司做採礦實驗的鄭春山(78歲)氣憤指出,政府說金瓜石地面有毒,「簡直是胡說八道!」他說,以前煉銅時,排煙廢管裡含有很多毒,但過了這麼久早已固化,不懂政府說的是哪裡有毒。

金瓜石大事記

◎1884年 九份地區金礦開採
◎1896年 甲午戰爭日本佔領台灣後,接管金瓜石礦區
◎1904年 金瓜石發現銅礦,轉型為金銀銅礦區
◎1933年 日本礦業公司買下金瓜石礦區,於水湳洞興建選煉廠(現稱十三層遺址,圖)
◎1945年 二戰後國民政府接管金瓜石,成立金銅礦物局
◎1972年 礦物局改組的台灣金屬礦業公司設立濂洞煉銅廠,之後沿山坡陸續興建三條水泥煙管排放有毒廢氣
◎1984年 台灣金屬礦業公司經營不善歇業,礦區現由台糖管理至今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