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總統衝倒總長(江春男)

出版時間:2013/11/04

黃世銘因洩密罪名被起訴,創司法先例。偵查中洩密的事例不勝枚舉,卻從未見有任何人為此負責。這次馬英九提供他的專案報告,讓地檢處找到洩密的證據。總統想扳倒政敵不成,反而先衝倒自己人,光是這件事,就讓許多人有幸災樂禍的快感。

自動請辭擺脫責任

說黃世銘是司法鐵漢,對司法界是很大諷刺,好像他出污泥於不染,他是蓮花,其他人都是污泥。光是這一點,許多人就要看他好戲,或給他好戲看。歌德在《浮士德》一劇中說:「他是如此的謙虛,使大家看到他的傲慢。他是如此的正義,使大家看到他的虛偽」。司法正義不是清水一杯,每天帶兩個便當上班,不與外界來往就有的。
檢察總長有任期保障,但他是政治任命的特任官,又因掌管特偵組,具有高度敏感性。他在法律上不一定要下台,在政治責任上,他根本做不下去。他說一審有罪就下台,但將來在法庭上,檢察官提出相關證物和總統證詞,他還能安穩地坐在總長寶座上,捍衛自己的清白嗎?
當初,法務部長曾勇夫面對總長的指斥,也堅持自己的清白,但在政治考慮下,選擇自己請辭。辭職有神奇妙用,一辭就擺脫政治責任,並且立刻贏得大量同情,所以保握時間點,知所進退,是從政成功的祕訣之一,可惜黃世銘是法律人,還參不破這一點,否則他也會贏得一些同情的。
黃世銘夜奔官邸報告關說案,他見獵心喜,以為揭發司法界最黑暗的一面,也讓馬英九立刻熱血沸騰,一方面以掌握大是大非的旗幟而熱血,一方面想到可把政敵推下懸崖的妙招而熱血。
黃世銘急著表功,給馬英九打擊對手的籌碼,有人說他陷總統於不義,這是狗腿子理論,更正確的說法是他甘為鷹犬。不過,鷹犬之所以為害,全看主人。

未審先判違反民主

洩密案要追究,關說案要有交代,但事有本末,對民主法治影響最惡劣的是,馬英九在案情不明,未給當事人求證或申辯機會,未經任何正當程序,以集權和專斷的意志,緊急把國會議長趕下台,置五權分立的憲政精神於度外,這才是本案核心所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