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傲慢延遲的醫師(黃淳楷)

出版時間:2013/12/11

拜讀林詩晴護理師於貴報《卑微護理師心聲》一文,身為住院醫師,實在有一些話不吐不快。
全台灣有數萬名醫師,其中必然有工作態度令人不敢恭維者,但以我個人切身在醫院工作的觀察,絕大多數的醫師,尤其是正在值班的醫師,極少極少如文中所說「傲慢延遲」,刻意忽略護理師的手機呼叫。

人力減少工作量增

由於醫護角色不同,護理師有時可能難以理解值班醫師無法隨叩隨到,立刻解決病人問題;其實答案非常簡單,因為值班醫師太忙了。台灣醫療崩壞早已是現在進行式,內外婦兒等科人力極度不足,新進醫師除非萬不得已很少有人願意進入這種高風險低報酬每天都過勞的工作環境。但人力減少,病人並未減少,甚而年年增加,每位醫師的工作負荷更大;例如以前值班可能一個醫師只照顧三、四十床的病人,現在可能要照顧八、九十床甚至上百床的病人。
上百床的病人從下午五點到隔天早上八點,全只有一個醫師負責,況且這個醫師可能還常常要處理從急診住院的新病人。這時候只要有一個病人狀況不穩,值班醫師根本就分身乏術了。以我的經驗,我曾在值班時同時遇到一個剛做完心導管的病人心律不整,另一個肝硬化病人正在大口大口地吐出鮮血,而急診正要送兩個新病人上來病房的狀況。這種狀況並不是偶爾才會發生,幾乎是每個月都會遇到幾次。在這種時候,如果護理師打電話來,而醫師判斷病人的主訴並不是立刻危及生命,處理的順序自然就會往後。但從該護理師與該病人的角度看來,自然覺得醫師就是「傲慢延遲」了。

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我並非阮綜合醫院的當事醫師,對於該院發生的事件無法評論。但我要說的是,絕大多數的值班醫師都是在白天上了八、九個小時班完全沒有休息的情況之下,繼續值十五個小時的夜班,兢兢業業地守著手機。許多值班醫師連洗澡都不敢,因為害怕在洗澡的時候突然有病人需要急救,會來不及趕到現場。大環境無比嚴竣,願意投入救命科別的醫師越來越少,在此時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地批評這些救命的醫師「傲慢延遲」,無論對醫師、護理師或是病人而言,絕對都是三輸的局面。

醫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