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光案 張虔生不起訴

檢引《永某氏之鼠》 告誡囂張終會被滅

出版時間:2014/01/04
毒害後勁溪
日月光排污水毒害後勁溪,遭起訴的最高層級僅到廠務處長蘇炳碩(左圖),董事長張虔生(右圖)不起訴。資料照片
毒害後勁溪 日月光排污水毒害後勁溪,遭起訴的最高層級僅到廠務處長蘇炳碩(左圖),董事長張虔生(右圖)不起訴。資料照片

【綜合報導】高雄地檢署偵辦日月光污水案,認定K7廠違法排放強酸重金屬廢水5194噸,昨依《刑法》流放毒物等罪,將廠務處長蘇炳碩等5人起訴;董事長張虔生雖因不知情獲不起訴,但因張辯稱沒特別重視廢水處理設備,檢察官痛斥他不知反省,並引唐代文學家柳宗元作品《永某氏之鼠》,告誡「世間並無長久飽食無禍之理」。

日月光還涉犯《廢棄物清理法》任意棄置有害事業廢棄物罪,昨也以法人身分一併起訴,最高可處300萬元罰金。

處長等5人扛罪

起訴指出,去年10月1日漢華水處理公司在K7廠更換鹽酸儲桶管線的止漏墊片時,因作業疏失讓2.4噸鹽酸溢流至廢水處理系統酸鹼中和池內,依日月光「水污染防治措施之緊急應變方法」,應立即停工並回抽廢水,但廠務處長蘇炳碩、廢水組主任蔡奇勳、專案工程師何登陽卻僅由工程師劉威呈、游志賢投液鹼消極應變。
檢察官痛批5名被告一心只想「不讓產線停工」,任由5194噸廢水流入後勁溪,其中含鎳24.1公斤,遠超過後勁溪含鎳濃度2043倍。

事先不知情無罪

張虔生辯稱上月9日才知情,檢方根據扣案證據,採信其說法,而先前被交保的副總林顯堂,也因罪證不足獲不起訴,至於K7廠去年10月5日另涉未經許可,以海放管排放有毒廢水部分,因採樣顯示廢水符合放流水標準,將移由環保局行政裁處。
因張虔生不諱言廢水處理設備預算佔總成本比例非常小,他未特別著重,昨移審獲250萬元交保的蘇炳碩也坦承,K7廠廢水處理系統滿載,有突發狀況就無法應變,檢察官抨擊張「嚴重忽視環保責任,放任營利至上的企業文化形成。」並引《永某氏之鼠》諷張若繼續抱著「因天下之力以生日月光之財,取天下之財以供日月光之費」心態,將像文中老鼠,僅能囂張一時,終究會被消滅。

「對財團太寬容」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質疑,環保局列舉8大罪狀,若非高層授意,不可能持續發生,「司法對財團太寬容,沒嚇阻作用!」環保署長沈世宏表示,沒看到起訴書無法評論;高市環保局長陳金德說尊重司法,但不願透露日月光復工進度。日月光則回應,收到起訴書再決定如何因應。

日月光毒水案偵查結果

●起訴
廠務處長 蘇炳碩
廢水組主任 蔡奇勳
廢水組專案工程師 何登陽
廢水組工程師 游志賢、劉威呈
罪名:流放毒物罪、任意棄置有害事業廢棄物罪
理由:已知2.4噸鹽酸溢流至廢水處理系統酸鹼中和池內,仍未回抽廢水,使高達5194噸廢水流至後勁溪
●不起訴
董事長 張虔生
副總經理 林顯堂
理由:案發當天都不知系統異常
資料來源:起訴書

【報你知】永某氏之鼠 柳宗元寓言

師大國文系教授李清筠說,《永某氏之鼠》是唐代文學家柳宗元寫的寓言故事,描述一名永州居民因當地視老鼠為神的代表,特別喜愛老鼠,廚房米糧任鼠輩糟蹋,致老鼠越聚越多,直到此人搬走,新屋主才殺光老鼠。故事象徵過去執法單位雖沒嚴格查緝,但現一切攤在陽光下,應以這些老鼠為借鏡,勿再心存僥倖。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